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 父亲和我

随笔 父亲和我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抒晏 【 】【我要纠错

  说这是写实,又不纯粹,说是杜撰,却那么真实。

  风雪里,一个高大的男人迎面走来,你只能看见他魁梧的轮廓,没戴帽子,头发就在风雪中飞扬。

  门开了,随着一股冷风扑面,那个男人就站在你眼前了。身上一股机油的味道,头发浓密而在风中吹得粘成毛毡。

  他的眼镜儿马上着满了哈气,结上白霜。他摘下眼镜,拿手指转一下镜片,戴好,把大衣挂在门后面的挂衣钩上,然后找到遥控器,打开电视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妈妈在厨房里炒菜忙得不亦乐乎。

  童年里记忆的父亲就是这样,寡言,大咧,我们很少谈心,但妈说,你爸最疼你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也许是真的。我小的时候,9 个月就会说话,11个月会走,爸爸非常引以为荣。他经常让我骑在肩膀上,老爸很高,我居高临下,拽着老爸的头发看这世界。

  我是他的女儿,我完全遗传了他的身架和五官,老爸年轻的时候应该算很英俊的,那是一种男人的英俊,但是他的眼睛在我的脸上显示出的倔犟的神气却不是女孩子所应有的。老爸也许真的没有注意到他的溺爱和娇宠对我的性格形成有什么影响,他只不过拿我当作一个小小的活物,“两脚”的小动物,可是他不知道我完全遗传了他的倔犟,同时又加上属于我自己的不认输的固执,甚至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注定了以后会成为对头。

  老爸教我游泳,从河岸上把我扔下去,求生的本能让我不断挣扎,老爸再下河把我拎上来,如此往复几次,竟然学会了。不久,我就像小鸭子一样再河里穿梭自如。脾气里有了老爸的强势,我爬树,拍画片,弹玻璃球,到农村玩的时候掏鸟蛋,跳坟包,养野狗,淘得异乎寻常,老爸更加以我为荣,4岁不到就把经常把我放在高头大马上炫耀,我黑得像焦炭,灵巧得像猴子,头发短得像假小子,从来不穿裙子,也没有学会温柔。

  就像许多小说里,时光流转,站在芦苇从中倔犟的假小子往往在日升日落中出落成楚楚的野性四射却又魅力天成的女子,人生本没有那么多传奇,我仍然是我,只不过,磕磕绊绊的成长了,可悲的是,既不野性四射也不魅力天成,自从迷上看书之后,我的灵性增加了,山野性却慢慢泯灭了,老爸经常说:越大越没种了。他忘记了我本来就“没种”。我只按照我希望的样子成长。

  他很开明,不是只希望我功课好,他希望我以后能够在社会上生存,希望我能闯荡江湖。

  如果说老爸的希望多少有点豪侠气和不切实际,在我,却真心真意希望老爸以我为荣。

  我在全校的竞选大会上演讲,在杂志社发稿子,在电视台录节目,除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以外也在满足着老爸的虚荣心,那个不善于言谈的男子,在我身上寄托了他所有成功的热望,包括出人头地,领袖才能,甚至我的倔犟和固执他都是欣赏的,作为他的一部分,我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过,但是我们交流很少。

  我19岁那年,有一次和老爸因为看电视吵了起来,那次真的是让我终身难忘。

  其实就是一件很小的小事,老爸在打电视机旁的电话,我在看电视,他把我的电视机关上了。

  我就再打开,他再关上,我再打开,如此往复多次,谁也不退让,他拿起家长的作风骂我长这么大越长越混蛋了。我火气往上冒,和老爸顶牛起来。跟他对骂。

  气得老爸抄起棍子就往我身上打来,我也不躲,一下子打在身上,我踉跄着把玻璃门都撞破了,头上开始流血。

  19岁的人被打得伤痕累累,我又气又怒,失去了理智,拉开窗子就要往下跳,当时家里是六楼,这一下就一了百了。老妈手快一把把我拉住,哭到:你这孩子脾气怎么那么大!老爸的棍子也扔掉了,我一个月没有从床上起来。

  自从那次被打之后,我半年没有和老爸说一句话,他回家来我视而不见,我们吃饭我一言不发,我在用冷淡来折磨这个最爱我的男人,我在用任性和固执逼迫他低头。

  半年后的一天,老爸终于找我谈,他说:爸爸错了,好闺女。以后不会了。你那脾气也真得改改,以后在社会上混不开,知道吧。

  我知道自己很不懂事。可是我就是不肯服软。我开始掉眼泪。每滴都有五分硬币那么大。

  经过这件事,我和老爸又和好如初。

  他在社会上好像越来越不适应了,人情世故他都不懂,工作中就有好多人给他气受,给他哑巴亏吃,气的他没办法,可是也真的没有办法,这时候他就开始和我说。

  我工作5 年多了,书也读了不少,经常跟老爸分析当今的世事,分析时局,也分析人生。

  慢慢的,当做什么决定的时候,老爸总是说,我听我闺女的。我发现老爸开始依赖我。

  3 月,我跳了槽,离开家,到北京工作。

  5 月,老爸带人手远下云南去干工程。他经常给我打手机,诉说种种的不公,他人生地不熟,他开始抱怨南方的雨,抱怨南方人的阴晴不定的脾气,抱怨他合作的工程师就是不明不白的给他小鞋穿,永远不给他的工程验收合格,像个任性的小孩子一样一一讲给我听。

  我安慰他,没事,大不了马上回家。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他就真的不担心了,因为他相信一切有我。

  前天妈打电话来说:辉辉,你爸非要不去上班了,你劝劝他,让他去上班吧。

  我说:妈,他不想去就不要让他去了。

  妈说:他还非要到北京去看你。

  我含着眼泪说:哦。

  我的老爸老了,以前对我的管教已经慢慢化成了依赖。

  泪眼模糊中,那个在风雪中孑孓独行的汉子,已经满头银发……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 父亲和我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