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随笔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visualbasic 【 】【我要纠错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那首歌叫做《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我知道,我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粗心。

  本来,我是不打算像现在这样弄得似是而非的,但事实如此,事实上梁伟就睡在我下铺,我自己睡的才是上铺。这一点无可更改。如果这篇文章是梁伟为我而写的,当然可以做到其题如歌,但是梁伟从来就不写这些玩意。当然,梁伟也提过一次笔。那是今年6 月底的事了。当时,最后一门课程刚考完,大家都忙着过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我也先走了。梁伟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事情与那篇东西有关。

  暑假是炎热的,暑假也很漫长。

  暑假过后的我风尘仆仆赶到学校,这时候梁伟已人去床空。只有他写的那篇悔过书仍在我眼前飘飘荡荡。那是篇感人的文字。我很少被那样感动过。可是没有用,他仍然被学校劝退了。一去之后梁伟就没有再回来。

  我没有能见到他的离开,现在他的情形也一样不为我所知。只有3 年来一起走过的日子,仍在我记忆里流动不息。

  现在,他虽然还真实地在中国的一块地域上生活着,但是在我心上却只有一点记忆才与他相关。

  我知道很久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点记忆也终将凋零。我只能趁现在,将时光还未能冲淡的往事采撷一些,勾勒出当初的轮廓。

  我仿佛听见老狼苍凉的歌声在耳边响起:“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睡在我寂寞的回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分给我烟抽的兄弟……”是这样啊,睡在我下铺的梁伟也不止一次分给我烟抽,虽然我其实不大抽烟。到现在,大多数细节我都已忘记,最后的一次却印象深刻。那也是6 月下旬的事了。当时《系统工程》刚考完,四处人心惶惶。好些同学算计着要拜访老师。有两人还凑钱买了条云烟送去,两人中就有梁伟。但是很快烟就被老师给退回来了。梁伟很无奈。那几天他口袋里除了云烟,还是云烟。

  我虽然不大抽烟,却也时不时叼上那么一支。不久传出的消息说,那门课程大家全PASS了。梁伟再抽烟时,眉目间就很欣慰。说这几包烟全是赚的了。后来,同学中一个老烟枪声称品出这烟并非正宗。梁伟淡淡地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只是发烟比以前更勤了一些。

  没等到我品出香烟的正宗与否,梁伟就出事了,因为3 天后在本学期最后的那堂考试上作弊而被学校作了开除处理。我不想说梁伟那样做是不是糊涂,我自己也并不比他更清醒。我只是听说事情又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据说其间还涉及几个老师的一些幕后恩怨。梁伟偏巧撞上,自然做了牺牲品。

  我始终没能证实是不是真有那些恩怨。事实上它们真实与否也已经无关紧要,真实的是梁伟确确凿凿已经离开,真实的是他虽然还在中国西南的一块地域上生活着,但在我们心上已只有一点遥远的记忆才与他相关……

  曾经柳昏花暝的苏堤依旧,那一顷如碧玉般的湖水还能记得我们留下过多少次清澈的浆声吗?

  承载着凄怨爱情故事的断桥依然,他那位从南京大学带来了全班一半女生的好朋友,什么时候会从相集里翻出记录了我们和那两位女孩定格在美丽传说里的身影呢?

  那曾经灿烂地开满绍兴东湖的桃花,还能想起那个春季雨后的空气里撒落了多少我们尽情的欢笑吗?还有古老的乌篷船上那位老船工,你还会把微笑送给这几位远来的戴着旧式毡帽的学子吗?校园宿舍走廊上的灯光永远这样地昏黄,不安跳动的蜡烛的光焰还是一样偶尔会将丝质的蚊帐舔出一两个不小的窟窿,曾吸引过我们痴醉目光的武侠小说和俄罗斯方块的掌中游戏机,还会牵挂这个有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人吗?

  从今以后,在午夜宿舍热热闹闹的话题里,谁又会惦念着不会再有以往那个有点散慢却又无比亲切的声音呢?……下铺的席被卷着,梁伟没有带走它们,他自己却不会再来。他的所有书籍已无法找到,也许带走了,也许是烧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将他买了不多久的台灯搁在了我的上铺……

  长夜难眠,我现在就躺在这块横亘上下铺之间的床板上。我很想念这位在我下铺睡过3 年现在却离开了我的兄弟。我知道这一生我都很难再见到他了。在长夜里,我无法遏止自己的思念。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