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十年一剑 --我的自考与考研

十年一剑 --我的自考与考研

2005-06-10 00:00   【 】【我要纠错

  (一)

  1991年,一个遥远的年代,19岁的我毕业于师专化学系。由于不愿意作教师,我二次分配至造纸厂技术科从事化验工作。很快我就明白,在单位不会有前途,作为没有背景的人,我断定自己的唯一出路是学习,学出名堂。

  虽是理科生,我却对文科感兴趣。对于诸多成人学历教育,我惟独对自学考试情有独钟,认为自考文凭最权威。于是我报考了汉语言文学专业。那时跨专业报本科不允许,所以只好从专科学起,很吃亏,因为两年后毕业时,任何专业的专科生都可直接报考中文本科。在自学中文的同时,我还参加了电大英语班的学习,还在教育科兼职教化工课,因而是有名的大忙人。学习的兴趣与毅力就是这时培养出来的。

  1995年,我考入政法系统,从此接触法律,1996年,报考高教自考法律本科,1999年以平均74分的成绩通过全部18门课的考试而毕业(跨专业须加试5门),2001年,获得法学学士学位

  多年的自学使我得出结论:学习也许是唯一可以通过个人努力取得成功的事业,只要自己下苦功,什么考试都能攻克。于是考研自然就成了我的下一个目标。

  早在1998年,我就有了考研的念头,因为我认为这也许是我唯一能取得个人成就的途径。

  然而,周围几乎接触不到有关考研的信息,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备考,一直未进入考研状态,也没注意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利。

  2000年底是我工作最失意的时刻,考研已别无选择。那时我还不懂网络,我决定通过实际报考来搜集考研信息。

  报考前我买了刘文华的法律法学硕士复习指导,朱泰其的英语,岳华亭的政治,但直到临考,这些书我都没看完。

  选择报考学校让我思量了半天。我的一些朋友有一句名言:善待自己。于是他们穿名牌,喝名酒,抽好烟。我没有这么好的享受,惟独对于读研,我再也不想亏待自己,一定要给自己一个名牌学校。首当其冲的名牌是北大,但我认为还是避其锋芒为好。政法大学令我心仪,但我并不想去昌平读书,我的理想地点是海淀区。刘文华的指导中常出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名字,虽然我不了解,但凭直觉我认为人大也一定是个法学名校,而且历年的考题似乎更侧重基础,有一种亲切感,于是最终我锁定了人大法学院。后来一位报考人大法硕的朋友告诉我,人大法学院堪称全国第一;一位政法大学的研究生告诉我,人大法学院很厉害;还有人说,人大法学院的毕业生有可能去政法大学教书,而政法大学的毕业生则没有去人大教书的可能性,云云。

  (二)

  2001年1月12日,同事结婚,我去帮忙,下午打了一会儿保龄球,然后托人去看了考场。第二天,天下起了大雪,我骑车去考试,从此开始了我的考研生涯。

  英语题让我感到了考研的难度,甚至有了一种恐惧感。我答的很慢,等我答完阅读题时,时间已所剩无几,还有翻译与作文没有做。对于翻译,我感觉几乎无从下手,干脆放弃。作文的题目是“爱心象一盏灯”,我象挤牙膏似的挤出几句话后,交卷时间就到了。

  对于政治,我倒没觉得太难,按照过去已有的知识就能答下去,时事题也基本没有跑出半月谈的范围。只是我答题还是慢,最后两道材料题基本没来得及做。

  法理感觉较难,题目与沈宗灵的自考教材似乎差距很大。

  民法虽有一道题完全不会(证劵法的基本原则),但整体不难,相信自己下次一定能准备充分。

  综合课答得并不好,但我感觉题目都是基本知识点,很容易攻克。

  那年的成绩是:英语38,政治59,法理50,民法60,综合62,总分269.这次实战使我终于弄懂了什么是考研,积累了经验,树立了信心。我把今后备考重点放在了提高英语和准备对口的专业课教材上。

  (三)

  2001 年,我把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备考,到了报考2002年研究生时,指定专业教材基本备齐(主要是21世纪教材),英语也做了不少习题,但对通过考试仍没有把握,主要障碍仍是英语,因为我总是不能在规定时间做完模拟题。为了弥补这一缺陷,我曾试图把完形填空放在最后答,但又糊涂地放弃了这一战略,从而成为 2002年考试的致命伤。

  考试的头一天晚上,我竟紧张的失眠了,考研对我太重要了。

  第二天考英语,时间果然不够,最后的作文字数远未到200,匆忙中还写错了一个短语。政治倒是匆匆忙忙地全部做完了。

  法理感觉不难,好几个大题都命中,这是找准教材的缘故(孙文华的版本),自己估计能上80分。民法中无权代理与表见代理的比较及商标法的修改答起来较费劲,但还不至于答不出,自己估计能得71分。综合课感觉最容易,只是有些题答得不够完善,估计分数下不来75.

  2002 年的实际得分:英语51(听力11)\政治66\法理73\民法72\综合83,总分345.英语受限。其实那年听力不计分,英语应该说是比较容易通过的,连英语不如我的朋友都考及格了。经过推算,作文仅给了我二至三分,正常情况,只要字数够,没有明显的语法错误,作文考够12分是没问题的。如果把完形填空放在最后答,即使答不完,也不至于大失分。那年复试尚未实行差额制,上线基本都能录取。总之,2002年因英语作文未写完使我与人大失之交臂, 非常痛惜,因为30岁读研还不算大。

  (四)

  学习是苦中有乐的事,我最大的快乐,就是能请上几天假,在家埋头读书,因为我很难在工作时间读书,而且也不愿让周围人知道我的野心。2002年我丝毫没有放松备考,当有人问我2003年考研的胜算有多大时,我笑而不答。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理由考不上人大了,我甚至期盼着2003年考试快些来。2003年元月,我决定向考研发起最后冲刺,便主动向分管领导请假,要求在家复习10天。分管领导知道了我的雄心壮志,很是佩服,他知道人大法学院的分量,但一把手刚刚上任,他不敢做主,便向一把手请示,一把手断然拒绝了我的要求,说年前有重要的工作安排,我不能不参加。2003年1月16日,一把手亲自主持法律业务考试,我参加了,但我无心恋战,迅速做完题,第一个交卷,然后回家继续复习。

  2003年1月18日,终于迎来了研究生考试。然而最大的拦路虎还是英语,时间又不够用。我骤然紧张-难道我又要因为英语败北?一年的努力又要化为泡影?失败之后我还能通过考研改变命运吗?一种无助的绝望感攫住了我,无法控制,好半天我才恢复过来继续答题。好在已先做完了作文题,交卷铃响时,我只闪下两道翻译题未做。跟我同在一考场的考生都是报考北大和人大的,当监考收一个小姑娘的英语试卷时,她拒交,继续答题,监考强收,她背过身趴在窗台继续写,同时哀求监考多体谅,她说考研真的很不容易。监考很生气,决定记下她的考号。交卷后,我看见那个小姑娘追着监考求情。哎!可怜天下考研人哪。

  对于政治,除了感觉时间紧外,没有什么难度,自己估计得70分。

  专业课由3门并为2门,每门150分制。综合课是我的强项,没有碰到阻力。民法课题型有了改动,但总体不能说难,自己感觉没遇到专业知识的盲点,答得比 2002年顺畅,其中的论合同相对性,是我早已准备好的一道大题。论物权法的公信原则答的不够展开,但也不应大失分。考后自己估分:综合119,民法 117.也就是说,只要英语及格,就能通过考试。

  单位的业务考试我取得了第三名,一把手很惊讶,亲自调换了我的岗位,使我的工作环境发生了变化。但我的注意力仍在英语成绩上,通过核对网上公布的答案,我兴奋的发现,自己有可能及格,也就是说,自己有可能被人大录取。接下来的日子,我在美好的憧憬中期待着考试成绩的公布。我甚至在网站论坛上公开了自己估计的总分:365.2003年3月7日下午,我忐忑不安的拨通了成绩查询热线,当听到英语62(听力10分)、政治70时,提着的心放下了。然而接下来的报分使我大吃一惊,犹如当头一棒:综合108、民法98,总分338.当时的心情无法形容,难以接受,不能理解。回到家里,家里人依然有说有笑,他们都以为我这次肯定成功,我不知该怎样面对他们,他们为了我考研承担了太多的家务。登陆考试论坛,只见不少考友兴奋地展示着他们的高分,民法上120分的大有人在。我不相信自己与他们存在20分的差距,但又无可奈何。苦苦追求的人大啊,为什么再次抛弃我。

  这次失败给我的打击太大了,因为我的年龄已不允许我再与命运做更大的较量,我不得不痛苦的接受自己能力的有限性而面对现实。如果我能再年轻5岁,这点失败算不了什么。

  后来,复试线降了五分,我破格取得了复试资格,单位的同事认为我被录取的希望很大,多年的法律实务一定会赢得人大老师的青睐。我却认为这是为了实行差额复试而采取的措施,低分考生不过是做陪练而已。事实果然如此,没人关心你的实务,对低分考生老师几乎不多问一个问题,失败是注定的。友人劝我调剂,毕竟年龄大了。我便向过去看不上现在又求之不得的学校发函,然而多数学校不接受调剂生,以至于我根本不信真的会有人调剂成功。2003年5月,我突然接到了烟台大学的复试通知,也就是同意我调剂。我很兴奋,因为烟台大学法学院的名气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民商法。同时我又不解,既然同意我调剂,录取就是了,干嘛还要复试,我实在不愿意再奔波了。还有让我不解的是,烟大竟把我划为同等学力,无视我自考本科的存在,也许是我学的文凭太多了吧。庆幸的是因闹非典,复试通过电话进行,简单多了。老师在电话里问了我两个问题。结果我没被录取,据说是复试答的不好。自学了十年,竟落到没人要的地步,哈哈哈哈!

  (五)

  也正是2003年,我的工作出现了转机,由于引入了竞争激励机制,使我可以大显身手,出色的工作成绩让领导和同事对我刮目相看,同时也给我带来了相对可观的经济回报。每天我都被大量的工作包围着。当有人问我,明年还考研吗?我决然地说,不考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考研伤透了我的心,同时也怕大家的注视会给自己带来压力。对于32岁的人,考研的意义已经不大了。但在心灵深处,我并不服输,而且我已不可能放弃学习,它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业余时间,我仍然断不了读书;上网,我仍然关注着考研信息。也许,明年的运气会好转,人大不能总给我低分吧。我可以放弃将来的抱负,但不可能向考研认输。临近报考时,我又悄悄地准备了。

  对我来说,最大的障碍是时间的缺乏,工作永远没完没了,明着请假又不可能。考试逐渐临近,我知道不能再拖延了,便设法同上司达成默契,单位只要没有重大事情,我就在家里复习,这样争取了一个多月的宝贵时间。

  大概是准备时间不足,2004年政治考得不好,连送分的时事题都错了。对于漫画辨析题,我的理解是“分工到人解决了人浮于事的矛盾”,与标准答案正相反。比照答案,我自己的政治估分是67,但实际仅得了60.政治的大失分使我不得不告别民商法而转入法理专业(如果总分超过360,人大恐怕不会再有理由让我调剂专业)。

  考英语时一开始就不顺利,听力很差(仅得8分),事实上我的听力确实提高了,不知为什么成绩却逐年下降。对于阅读理解,我感觉生词不多,但正确答案却很难选,尽管我反复琢磨,仍不能确定,耽误了不少时间,于是心理又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好在完形填空和翻译较容易,我终于第一次在规定时间内做完了全部试题。考完查对答案,阅读理解才得了24分,而做历年真题我都未曾低于28分,居然还有人说今年的阅读容易。我认为文章确实不难,但选择题很难选。值得庆幸的是我的作文水平已大大提高,从而挽救了我的英语成绩(65分)。

  对于英语作文,我早已习惯了使用各种定语从句,即大句套小句,英语表达不再困难。看到今年的漫画作文题,我首先想到了一个主题词:PERSISTENCE -坚持。写作中我碰到“运动员”这个词不大会写,便返回到第四篇阅读理解寻找,当找到athlete时,我发现了下面的句子: Americans today don‘t place a very high value on intellect.我决定用其中的新鲜词组在最后一段引出主题词:All in all people place a very high value on persistence.然后道出坚持对取得更大成功的意义,点出了中心思想。当时自己认为写得不错,用漂亮的词组烘托中心词,一定会给老师留下好印象。后来推算,我的作文得分应在17分以上。

  做综合课的感觉简直就是轻车熟路。名词圜土,我只答了一句话,夏朝监狱,然后再也找不出废话进行扩充了。名词重大责任事故罪,我在考前5分钟还在看它(当年国内的重大责任事故实在太多了),不过我还是少写了7个字-“危害公共安全的”。考后自己估分,很保守的估分,不应低于119,实际得分122.

  民法似乎比去年稍难,独立董事是我第一次见到,著作权的修改过去虽准备过,也大都忘却了,谁也不会想到再考这道题。为了不大失分,我贯彻了尽量多答的战略。由于去年出人意料的低分,这回我不敢给自己估分了,只要不低于去年的 98分,就可以满足。实际得分是107,听说很多人今年都低于100分,还有一半不及格,相比我今年幸运多了。

  然而万幸中的不幸是,虽然我总分354(往届考生均认为这是个比较牢靠的分数),人大仍建议我调剂专业,否则将我发往苏州研究院。不得已我只好告别为之奋斗了数年的民商法。如果说我复试成绩很差,一定有人信,但我自己决不相信。一定是人大认为我更适合学法理,所以才催我调剂,呵呵呵呵!

  自学成材,只需要不懈的努力;考研成功,不仅需要努力,还需要运气。运气我们无法掌控,不可能总有好运,也不可能总是坏运。唯一能让自己掌控的,就是毅力,只要持之以恒,勇于奋争,坏运之后就是好运。

本文转载链接:十年一剑 --我的自考与考研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