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两学生学校里开饭馆:宁上自考 不上民校(图)

两学生学校里开饭馆:宁上自考 不上民校(图)

2005-06-10 00:00  新京报·申剑丽 【 】【我要纠错

  现代管理大学校门上至今还挂着“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高秘教学部”的牌子。学校负责人杨广泽解释,“以前招来的学生还没走(毕业),就不能摘。”

  现代管理大学2002年曾以中国政法大学名义招生,目前那批学生人数骤减

  ■关注焦点

  2002年秋天,400 余名高考应届生,冲着“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高秘教学部”的牌子,从全国各地奔向北京上学。

  此后,该“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高秘教学部”二度易名,这批学生也骤减为目前的60多个。流失学生或转校、或辍学租房自学。

  而原“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高秘教学部”的负责人,被北京高等秘书研修学院告上法庭,被诉冒用学院名义与中国政法大学合作办学,侵犯学院名誉权。

  而此前,政法大学法律系早已与高秘学院终止办学协议。那么,目前谁该对这些流失的学生负责呢?我们似乎找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是政法大学法律系,是高秘学院,还是现代管理大学?是,似乎又不是。转型期民办学校学生的生存状况令人关注。

  8 月26日中午12时30分,房山区窦店现代管理大学校内一间七八平方米的小吃店,店主张其和王颂一边招呼刚下课的同学,一边烧饭炒菜。

  张王两人老板、厨师、服务生一身兼,忙不过来时,来串门的女生就被叫去剥蒜,常常顾客已经吃完菜,但电饭煲的饭还没煮熟。尽管这样,来光顾的学生并不少。

  张其说,店子每月能挣一千多,其中150 元交房租,“房主见我们是‘特殊学生’,没要高价。”

  张其所说的“特殊学生”,是指他们的另外一个身份-现代管理大学文法学院2002级本科生。他们的同学在8 月21日开学上课了,但他们在假期决定辍学,宁愿一边自学,一边开饭馆养活自己。

  此前,张其已通过14门专科考试,取得自考大专文凭。

  厚厚一摞的经济法自考教材摆放在店内壁橱底层,张其说,忙的时候一天也看不着,不忙时和王颂两人轮流看,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就是找同学帮忙打理,才能脱身出来学习。

  639 高分学生冲“政法大学”牌子报读

  安徽籍学生刘书是张其、王颂的同学,他也辍学了。他回忆,自己是在2002年高考后,看到以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高秘教学部(以下简称高秘教学部)名义发出的招生简章,就打电话咨询,对方称400 分以上就可报名,毕业时发中国政法大学(以下简称政法大学)结业证。“没怎么犹豫,就过来了”。

  湖南籍学生高妍说,自己当年只考了510 多分,没考上重点,“爸爸是做法律工作的,觉得政法大学的牌子不会错,就让我报。”她说,“(当时)感觉可能在骗人,政法大学哪能那么容易进?”

  她介绍,这一级招来的人分数都不低,五六百分的不乏其人。一位江苏籍女生当年分数639 ,考人民大学未中,冲着政法大学的牌子而来。

  刘书说,“当年来的460 多名学生三分之二都报的法律系,冲着政法大学牌子而来。”入学时,校园内好多地方都写着“高秘教学部”,录取通知书的抬头印的是“中国政法大学”字样。

  一位曾参与2002年高秘教学部招生工作的现代管理大学内部人士透露,2002年5 月他作为高秘教学部聘用人员到外地招生,从各地招来460 位学生,每人12860 元,“尽管这个学费当时也算不低的了,但以政法大学的牌子,大家都觉得值”,录取通知书上直接写的是中国政法大学,在章上写的也是政法大学法律系,并承诺发给政法大学结业证。

  在册学生从400 余人骤减为60多人

  刘书说,开学后,渐渐发现了学校的“庐山真面目”:学校属于计划外招生,要参加自考才能取得文凭;除了个别老师是从政法大学聘请外,学校和政法大学无丝毫关系……

  有同学打电话到政法大学,或到政法大学的昌平校区,对方给予的解释是政法大学培训中心当年确实招过法律系学生,但并未在房山窦店办学。还有同学去了北京高等秘书研修学院(以下简称高秘学院),对方也答复称,没有高秘教学部这个机构。

  于是,同学们向学校讨说法。不久,学校将学生证发下来,署名盖的是高秘教学部印章,还发了中国政法大学校徽,但无编号。少数学生至今仍保留着这些校徽和学生证。

  据刘书回忆,此后,学校二易校名。2002年年底,高秘教学部改成北京对外商贸管理研修学院,并换发新学生证;2003年4 月份,又易名为现代管理大学。当时,2002级在册学生已从入校初的400 余人骤减为200 多人,到今年又减至60多个。除极少数人回家外,有同学转到昌平政法大学培训中心或一些民办高校,还有部分或继续在校念书,或辍学租房自学。

  家人不知孩子已辍学仍然寄学费

  刘书说,觉得自己上当受骗,这个学期就不再上学了,没交学费,准备大四再插班回去,以领取现代管理大学毕业证。但家里并不知道真实情况,每年仍然准时寄来学费和生活费。

  高妍则准备一直念下去,她说,“就是为了爸妈的面子,我也不能讲真话。如果他们知道交了好几万,送女儿来上的不是政法大学,肯定会被气死。”还有一点就是,“学校至少会给人安全的感觉。”

  高妍说,同学中完全通过大专自考的很少,100 多人中只有几个。鉴于自考的难度,刘书及高妍都表示,如果四年通不过,就推迟一年毕业。

  他们同时说,五年是骗家人的最后期限,到时还过不了,就边打工,边自学。刘书说,在北京找工作很难,打算拿到现代管理大学毕业证后才回家。

  学校曾与政法大学协议办学约定独立招生

  据了解,高秘学院曾与政法大学签订一份合作办学协议书。原高秘教学部负责人、现代管理大学校长杨广泽称,2001年6 月13日,他接受原高秘学院法定代表人李德良委托,与政法大学法律系签约。

  双方约定于2001年开设法律专业自学助考教育,高秘学院负责办学、独立招生,并自行解决办学经费;

  政法大学提供专业授课师资,并按照学生学费的20% (2000元/ 人)收取教学管理费。

  2001年代表政法大学法律系签字的相关负责人、现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刘大炜说,当年两家单位的确签过协议,但实施不到一年即解除。他解释解除协议的原因是,“发现他们打着政法大学的牌子对外招生,并非是协议所约定的独立招生。”

  刘大炜还表示,当时立即发函给高秘学院,望其停止招生,不久,高秘学院表示同意,双方的合作协议失效,自此,双方再无任何关系。

  高秘学院执行董事蒋永伟称,2002年8 月一收到政法大学律师函后,校方就向杨广泽等人两次发出律师函,要求其停止以高秘教学部的名义招生。杨广泽的做法是在两家单位之外虚构了一个招生主体,即高秘教学部。

  学校负责人被诉冒用高秘学院名义与政法大学办学

  2003年上半年,高秘学院认为杨广泽冒用学校名义与政法大学合作办学,已侵害学校名誉权、名称权,将其告上法庭。

  2003年11月,石景山区法院一审判决认定,杨广泽2001年的招生行为合法,未构成侵权,但2002年5 月后的招生影响了高秘学院的声誉,遂判决杨广泽停止用高秘学院名义招生,同时赔偿对方经济损失100 万。

  杨广泽不服上诉,该案二审已于今年上半年开庭,但判决结果尚未公布。

  据刘书介绍,2002年9 月份曾有同学到市教委反映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没有“高秘教学部”这个登记办学单位。市教委发展规划处社会力量办学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姚女士称,对此事件并不清楚。

  而记者未能与主管的杨处长取得联系。

  政法大学并无发放结业证的计划

  杨广泽表示,现代管理大学愿意吸纳此前以高秘教学部名义招收的学生入读,并发给现代管理大学毕业证,如果学生坚持要政法大学结业证也可,“自己会和法律系协调办理”,但前提是学生必须将学杂费用补齐。他称,去年2002级的学生平均每人欠了学校2000余元。刘书表示,“校方减免的原因说是结业证费用,现在大家肯定都不会补交。”

  对于杨广泽“如果学生坚持要政法大学结业证也可”的说法,刘大炜表示不认同。他称,目前政法大学对这些学生并无发结业证的计划,以前协议也没有类似的承诺。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在现代管理大学校内,仍挂有高秘教学部的牌子,杨广泽解释说,“以前招来的学生还没走(毕业),就不能摘”。

  现代管理大学招生办王主任称,学生本不该太介意,在哪儿念书,校名怎么变,对于民办高校本质上都差不多,“根本上,学生应努力自学,通过自考才是最重要的”。

  而高妍则感叹,“若不是以政法大学的名义招来,就是上专科都比在这(上学)好。欺骗父母的感觉不好受!”

  (文中学生均系化名)

本文转载链接:两学生学校里开饭馆:宁上自考 不上民校(图)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