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随笔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月亮公主 【 】【我要纠错

  八月像一本书,不折不扣地站在那儿,它不说话,有大美而不言,睁着最大的眼睛而不看。你不知道它在想什么,它在火爆的艳阳里朦朦胧胧地,悠闲自在。

  回味《空镜子》“他们的日子就是这样细水常流磨出来的,并非一开始就有多好的感觉多美的感情,而是无须呐喊屏弃矫情,真真实实的相互温暖一辈子。”-这样的生活可谓无憾了!

  近日每天看一集《人间四月天》,在这部电视剧播出前,我们都知道徐志摩、林徽因、陆小曼,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张幼仪。看了电视剧,我们才知道她一点点。还有一本书,是张幼仪的侄女整理的《小脚与西装》。

  我们不知道张幼仪,就像我们不知道朱安怎么度过那些漫漫长夜。

  张幼仪曾经还是徐志摩的原配夫人,她和他还曾经幼许多夜晚的亲密接触。她生幼他的儿子,她服侍过徐的父母,在出嫁之前她是大家庭中的小姐,她兄弟中其中一位叫张君励,他们和徐一样博学多闻。

  沉默好像是她的专利和特长,在英国她给做可口的上海菜吃;然而,他却根本不跟她讲话。那时,他开始追求别的女人,她知道,但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姿态。她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坚定随和,并且不表现初嫉妒和生气。

  我想在那样的日子里,她内心一定一次又一次的哭泣过。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并且只会简单英语,她没有人陪。更让她有苦难言的是张家人对徐的欣赏和喜爱,她有什么话说呢?

  她和他文明离婚以后,她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间,她成为职业女人。我在想,假若此刻徐才与她相遇,说不定他会疯疯癫癫地喜欢上她。张幼仪身上有一种美丽,一种压抑、自持、独立、沉默的美。

  一种内敛、无奈、坚强的美。这种美与林徽因、陆小曼的美不一样。

  林徽因的美让人想到水仙花,养活水仙并不难,纯净水与几粒石头。但水仙需要在温室里,她不生长在原野,林的天赋与才情需要一种理性安宁的生活来发挥。我认为林徽因选择梁思诚是明智的,象她这样聪明的女性怎么会选择徐志摩呢?林徽因的儿子说徐爱林,林难道就非要爱他吗?张幼仪说她不应该答应他呀-我们当然无法知晓徐和林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曾经有什么样的心事,但我看《林徽因》传,印象最深的莫不是一张张林徽因和梁思诚的工作照片。在野外、在山林、在寺庙、在工作间,林徽因美丽灿烂的微笑,因为有一份展示她心性的工作?因为身边这位善解人意的伴侣?这说明什么- -爱情从来不是一生一世的奇迹。

  再看陆小曼,如果她不爱上徐志摩,她会生活的好好的。她和他的本质上有惊人的相似,都是那种疯狂、痴情,象火山一样喷发情感的人,那种宣泄与沉沦的感情方式,虽然浓烈但却注定磕磕碰碰,而且这样的感情又能维持多久呢?陆小曼终改不了她奢华的习惯,放弃不了繁华的一切。而诗的世界是没有太多物质的。想想徐志摩是怎么死的-她去听林徽因的讲座-得不到的东西永远都很美丽,陆小曼会怎么想?

  徐志摩走了。

  陆小曼嫁人了。

  林徽因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身边还有一位非常优秀的学者因为她而终身未娶。

  张幼仪依旧照顾徐的双亲,抚养儿子,甚至徐的遗著也是在她的张罗下一手促成。她说,这么多女人中,也许我是最爱他的--因为爱他,疼他,心疼到希望他爱的女人更爱他一点点。因为她明白他是一个梦想家与文人。她爱他理解他又怎样?他甚至话都不与她讲,就算她把心挖出来给他吃,他也许还嫌她烦。

  再看鲁迅与朱安,就因为是包办婚姻,就因为他要反抗那种制度-好,新婚之夜,他碰都不碰她。鲁迅给家里寄钱,也包括朱安的,但她不是小猫小狗呢!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女人,她需要丈夫的关心和疼爱,与她说话、交谈,更简单明白的说她还需要与异性亲密,她要有人亲吻和拥抱。

  我不知道许广平和鲁迅成为夫妻以后,许就会百分百的理解鲁否,鲁就不会又苦闷?我不知道许与朱擦肩而过时,心里会不会有异样。我不知道每日徘徊在楼下的萧红给许广平的又是怎样的一种心境。

  这就是中国二、三十年代的优秀文人提供给我们的情爱故事,当然我们这里谈的是个人情感,不是别的文学成就。

  我不知道那是一个时代悲剧,还是这些男人的孺弱制造的悲剧。我只知道有那么多的女性一生一世生活在悲剧中。她们的容颜因为没有爱而憔悴,她们的双眸因为没有爱而黯然失色。她们的男人在试着去理解另外的女人,去注意另外女人带来生活的奇迹。因为她们是一种约定俗成,是一种习惯,她们是一种美欧任何惊奇感与新鲜感的女人而已。

  我们不知道我们会爱上谁?

  我们爱上的人又会怎样爱我们,或象我们一样又疯狂的爱上谁?

  我们会得到别人的-“许我的最爱给你”。

  然后我们常常是我们疯狂爱上的人心中一把秋天的扇子。

  不要说我们有多么好与多情,就像假装不知我们有多么坏与无情。

  谁也不用同情谁;

  谁也不用抚慰谁。

  这就是命运,谁也无法知晓的命运。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