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 一月考试小记

随笔 一月考试小记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胡不归 【 】【我要纠错

  15这是16号写的。

  冷,没有早上去。

  到八点起床,勉强把试卷的选择题翻了个遍。收拾东西,迟疑了一会,仍是把邓论的试卷和毛概的放进包里。心里清楚到了考场是不会看的。

  吃了饭,在文具店买了笔。赶到十字路口,巧了,正有一辆到市里的车经过。

  车行了约摸一个小时多,一路晕睡。到站下车,冷风拂面,人禁不住一哆嗦,但也似没精神多少。车站人来车往,黑乎乎的人头,偶尔几个染黄的头颅如飘浮的点在黑浪中打滚。我浑浑沌沌,喧嚣吵杂的声音听来缥缈遥远。

  立在车流前想了想。市一中,离车站不远,去过一次。可我总是辨别不出方向,记不住路名,不知道该坐哪路公交。拦了辆的,一听去市一中,司机就说哎哟我急得不行要去厕所你要赶时间就坐另一辆。还真下了车往候车厅跑去,不像是嫌五元钱太琐碎的。我截了另一辆,上了车,起了步,才告诉司机大佬去哪里。

  时间还早。我踏进那个校园,到处坐着考生。树下、台阶、花圈、喷泉边,他们垫了书、试卷坐着,手里捧的也是书或试卷。我找了级台阶坐下,旁边几位连眼角也不瞟一下,盯着手中资料念念有辞。

  我始终拿不出那叠试卷。算了吧,都什么时候了。

  刮风,冷的风。坐着受风吹,寒意从四肢蔓延至身体。就起来四处溜达。公告牌,照例贴着那几张公文公告。装模作样地俯身察看,其实什么也看不入眼。只是周围的人都在忙着,总得找点事做做。密密麻麻的小字,看久了眼累心烦,离开考早着哪,还是再走走。我就背一包儿,双手插在裤兜,在正襟危坐的人当中穿行,有点游手好闲的无赖模样。果然是名校,光荣榜上大小奖项,我看得眼直了圆了。地理园门前,有一奇观,三树共生,榕树、芒果和一忘了名字的寄生树,躯干扭结在一起。园子上锁,瞅里面,也没什么稀罕的物儿。旁边是一走廊,奕廊。摆放的石墩石几,麻石作面水泥作柱。石几上刻着棋盘,刻线纵横交错,幽黑石面磨损泛白。逛无可逛,找个背风的地方坐下,想起包里还有一份试卷,手却插在兜里不肯动弹。眼睛不安份,东张西望。人越来越多。看着一张或几张脸从模糊到逐渐清晰,然后喀喀的脚步声从身边响过。又去看远处走来的。发现有学生,穿着校服,也是来考试的。努力地想搜找校徽一类标志,不得所获,不知是哪些中专技校的。终于看到了教师模样的,脖子挂着牌子,手中拿着袋子,急匆匆走来。广播开始响了。

  答题卡发下来,有三张。逐张填、涂,我手心出汗了。似乎,铅笔不够黑,有杂质掺杂在芯里。我知道是自己紧张了,害怕出差错。不会影响机器过卡的,心里这么说着。还是拿笔头去草稿纸上擦。擦了几次,没什么效果。手心里的汗更多了,笔杆滑溜得握不住。

  试室里一直没有静过。两个监考的,不断地重复着规则,在身边踱步。不少人,应该不是第一次考,提了一个问题,又提一个。我有想吼的感觉。手机铃声,一会儿这角落响起,隔不久那边厢又爆发。监考的,检查短信,训话,又重复考场规则。有个监考熬不住,怒声了,谁的手机再响就什么什么。声色俱厉。

  心烦意乱地做题。很面熟,单项选择很快圈完,时事出奇地容易。多项个别不能确定,也无关大局。主观题都有印象,一个月多的苦读没有白费。因为得心应手,烦躁情绪慢慢转为兴奋。大专最后一科,慎重起见,特意用铅笔在试卷上答大意,然后再誊写到答题卡。以为万无一失,最后还是出了漏子,直接从第三面跳到第五面,留下空白的第四面。

  哭笑不得。明明知道没用,还傻愣愣举手问监考的,怎么办?他表示爱莫能助。

  我肚子里哈哈大笑自己太执着那张大专文凭。

  出来,沿着湖边走向市区。一年前,考古汉,也是这个时辰。好像没这么冷。太阳也比现在暖和。现在的太阳,挂在山头,发出昏黄柔和的光芒。湖边走着坐着大人孩子。我也找个地方坐下,太阳照在脸上,没有一丝的热度。看着来往的车辆。这个不是属于我的世界。

  16在老乡家借宿一晚。很早就起床。今天考毛概。

  我关上门,背着包走上大街。天没亮。街上,车灯一过,就布满重重阴影。晨练的老人三三两两跑过。路灯还是死气沉沉地散着黄光。静,车呼啸一声远走,那边的车声就传过来。什么都看不清。我也不想看什么。披上风帽,走着。

  近校门口,有间小饭店。点了粥。吃饱,天也亮了。可离八点半还早。

  早上的缘故,在校园看书的人少了许多。

  我拿出毛概的试卷,挑着做错的选择题看了一会。看不下去。四处张望。人渐多,但看不到朋友。

  偶尔看到一对恋人。心里一动。今年我也许要考虑生命中的另一半了。孤寂,是种难以忍受的煎熬。

  上二楼找试室。碰到一张熟面孔。是什么名字来着?梁,杨?是杨,yanhui.很有意思的名字,所以还想得起来。我把脸扭向一边。不想打招呼。

  试室门边墙壁贴着考生座位表,附有黑白照片。

  一年前照的。这是我吗?我的怀疑很矫情。不愿意承认也无法改变事实。照片上的那个黑白面孔,看起来稚嫩,缺少男人气概。

  我一直在拒绝长大。但一个男人,岁数不少了,还头脑简单,于人于已都是件悲剧。男人的脸上,应该是写着沧桑、坚毅、豪迈与担当。也可以有棱角,透露出锋芒。

  从楼上下来,找个地方坐着等待。又坐不住,又走。又走到公告栏前。自考章程,四月开考课程,字太小,我的近视只怕一直是有增无减,黑砸砸一片小字,嘛也看不清。就哪一回事,没必要凑前去看。有一栏画着线程图,转考免考毕业等手续,新鲜,字也大个,可惜心不在焉,那线条那箭头怎么转弯拐角也没记住。几个自考办官员,叽叽喳喳过来,竖了一公告板。上面是作弊的名单。他们讨论放在哪里显眼。放在中间,遮住了一些章程简介。认为还不够,拿来一块牌,红底金字, “贵宾签到处”,衬在作弊名单旁边。他们笑,连说这才行这才行。

  这等举措,不免让我对这几个富态的男女起厌恶之心。

  对作弊者,鄙视不齿是不敢的,同情有一点。偌大的一个人,偷偷摸摸提心吊胆地为一个分数作弊,在我的眼中看来,尊严尽失,比作贼还要可怜。捉住了,处罚就是,成绩作废也好,推迟毕业也好,按游戏规则办,谁也没二话。何苦又大张旗鼓地公布?且不无侮辱地在名单旁边竖一块那种牌子。

  他们想杀鸡儆猴。效果没有达到。下午考试,我身边就有考生作弊。

  毛概也是三张答题卡。又涂。感觉就是这名字考号,涂涂写写也用了不少时间。

  这科书看得没邓论勤,所幸题目都有印象。动笔作答,大概引发了相关的记忆,思路一下子打开,该涂写的都完成了。写到第四面正好结束,想起邓论,苦笑。

  坐在前面的是一位中年妇女。进考场时找座位,找了老半天。跨度还很大,一组到四组,前排到后座,挨个地看。我坐着,她也来瞅瞅是什么号码。考了不久,她就拿纸条。可惜动作幅度大了点,我凝神写题也被惊动,那监考的更不用说。走过来,没收武器,记录相关资料。只听得那女士连连说,我还没抄我还没抄……

  右上边一兄弟,头发油黑,衣着光鲜。相比之下,我不由得自惭形秽,既羡且妒。答题卡写完,我顺手一推,放在右边。那位兄弟蠢蠢欲动,频频转过头来,用眼非礼我的答题卡。我好生佩服,长距离目测,视力比我强。一佩服表情就严肃了点。那兄弟觉察到什么,笑一笑,带点尴尬。他转移目标,扭头看后面一女生的。过分放肆了,引来警告一次。答完走人,我把答题卡放正,没给那兄弟机会。同情他,但不等于要施舍他。

  出来。吃了个快餐,去购书中心。

  早听说开张了,是第一次来。

  书不算多。想找黄金时代和我的精神家园,就缺这两本。找了几乎两个小时,竟没有一本王小波的书。找到了余华作品集,中短篇小说,正好,我在网上买了他的三部长篇。

  一本奇幻,学学怎样写吧。还有几本人文社的,史记选,长生殿,西厢记。

  钱刚好用完,还剩车费。

  在书店看到好书,喜不自胜,恨不得一睹为快。买了回来,那种强烈的愿望却消失。许多好书,至今仍呆在书架,没有深看。这次买的,也不知什么时候看得完。但是要静下来,好好地看书了。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 一月考试小记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