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 记忆中无法忘却的那人

随笔 记忆中无法忘却的那人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如水年华 【 】【我要纠错

  我应该还算年轻,但总过多回忆和感慨。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回忆常常令自己也觉着罗嗦。

  从主观上来说,我近年来的生活状态一直比较疲沓、低沉。但我却从未从客观上去分析,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曾经我也很乐观,很自信,也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我的小学老师们都很喜欢我。那时我扎着两角辫子,穿着母亲给我做得军绿色的西装短裤,系一条当时相当流行的“小皮带”。说那是皮带其实也不正确,充其量也只是一条用白绿相间的粗麻线编织成的腰带。但在那时也要花个七、八毛钱才能买到,而且还得走上一个小时的脚力到乡供销社去买。也许那时很多小朋友都有过那样的皮带,但我却异常自豪,因为我这条小皮带是我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老师买来送给我的。你们说,我是不是该在小伙伴那里得意炫耀一翻?

  写到这儿,我自然要说我的这位启蒙老师了。我八岁(南方人都说虚岁,其实也就七岁左右吧)

  上小学一年级,遇到了我今天要回忆的刘老师。刘老师,那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儿时我时常歪着头观察她:小小的眼睛,视力极度不好;也许是中年肥胖,矮小的个儿显的更为臃肿。以那时孩子的审美眼光来看,就是长的不咋地。

  老师一个人住三间大瓦房。我几乎所有的空余时间就是泡在她家里。老师实在是挺喜欢我,那时我不太清楚她为什么会那么喜欢我。现在想来可能是她没有女儿的缘故,因为我记得她曾经对我说起,她很遗憾没有生个女儿。还有一个原因也许是她一个人太寂寞,丈夫过早的离她而去,两儿子都在外求学,只留下空荡荡的房子,在空荡荡的岁月里,她需要一个伴,一个能给她制造轻松愉快气氛的伙伴。

  而我小时候也的确是比较可爱的,长的比现在的这幅“嘴脸”好许多。不能说人见人爱,至少也是十个见八个爱了。(各位千万别恶心了才好)

  老师中午下班很晚,每次都是我吃完了饭去学校的路上碰见她才回家。于是她就摸着我的辫子说:“走,跟老师回家去!”我就折回去和她一起回那三间大瓦房。我们开始烧水、做饭,老师坐在那时农村普遍使用的土灶后,我蹲在她身旁,挑着干柴枯草帮她一起烧火。这时我们会有一段不着边际的话题。老师问我:“军的爸爸到哪儿去了?”(老师的丈夫)我说:“死了啊!”老师用那小小的眼睛瞪着灶膛里熊熊燃烧的火苗,说:“他没有死,他就在这儿。!我固执的说他就是死了,其实那时心里有些怕怕的,光线阴暗的灶片间(厨房)就我们俩,老师还老说她死去的丈夫就在这儿,阴森森的令人汗毛做早操。

  老师看我有些怯意的眼神,微微的笑了,问我知道军他爸爸是怎么死的么?我还真太不清楚,那时流传着说是吃老鼠药自杀的。因为她丈夫死的很突然,头天晚上还好好的在门口乘凉来着,第二天就说他死了。所以我们小孩子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道听途说是自杀。为此我还经常在夜晚临睡时,想像他吃老鼠药死去的那个惨样。如今我已记不清楚那天老师有没有告诉我,她丈夫是怎么死的,但回家后我问了在村医务室上班的母亲,母亲说是心肌梗塞死的。那时“心肌梗塞”这医学词语我不甚理解,但却知道了原来那是会在睡梦中死去的病,以至我童年的记忆中晚上睡觉老是要担心自己会不会心肌梗塞?

  我和老师在精神和物质都匮乏的八十年代,彼此相互温暖,相互体贴。我经常在老师那里吃饭,然后坐在她房间的写字台前写作业,她边眯着眼睛距离很近很近的看着小朋友的作业本改啊改,不时的看看我,检查一下我的认真程度。做完作业,她会给我讲很多小故事,偶然还会神秘的问我想不想看看军他爸爸的照片?我一直是个好奇感奇强的孩子,怎么会放过这么难得的机会呢?再说我对老师的丈夫基本是不太认识,我上学的时候,他已经去世了。然后老师就打开那只红木的三门柜,再打开抽屉,从抽屉里又拿出个红红的小盒子,我多么好奇啊,踮着脚尖张望着。

  老师把一张张照片都拿出来,一一让我看,介绍这是他们的结婚照,这是他们大儿子出生百日的照片,这是她在香港的父亲……她小心翼翼的捏着照片的一角,生怕弄坏了它们。那些照片大多是摄于六、七时年代的黑白照,可嘴唇都是红红的,两腮也涂的红红的,现在想来可能是用水彩笔添色上去的吧。老师很珍爱这些照片,她说每天晚上她都要拿出来看一看才睡得着觉。可想像当时她是多么孤独,多么的想念她的丈夫和孩子。幼小的我很替老师难过,我们都默默的,彼此没有说话,她默默的把照片一张张整齐的排好,我默默的看着她排一张张的照片。我当时说了一句话,至今记忆犹新:“老师,晚上我来和你一起睡吧?我陪你!”老师立刻就泪眼婆娑,含泪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老师家里有很多书籍,我是那时开始爱上了看书,坐在那个房间,一本本的看。据说她丈夫就是在那房间去世的,但我却不太怕,一个人也敢呆着看书。这一点尤其让老师喜欢我,她觉得我们俩的心好象贴在一起,因为她也不怕在那个房间呆着,而很多去她家的小朋友却都不敢在那房间里看书,连门槛也不敢迈进去。我们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份与默契么?

  小学三年级开始,老师便不再教我了,她的家我渐渐去的有些少了。八八年的某一日清晨,我没在办公室看到她,据说老师要去香港了,她父亲要把他们孤儿寡母都接到那里去生活。我记起老师的父亲是在香港的,只是那年代曾经视海外关系为罪恶,八十年代末期政策调整了,老师就办证去了香港。

  从此,我们便没再见面,我曾经很想给老师写信,但不知道地址只好做罢。

  一晃二00四年了,16年过去了,老师呵,我们已经分别的太久太久了。不知老师你可曾想起过我?那个眨着大眼睛和你一起烧火的小女孩。在那紫荆花旗飘扬的地方,我的老师,你还健康,快乐么?

  2004年8 月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 记忆中无法忘却的那人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