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 家访

随笔 家访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胡不归 【 】【我要纠错

  清晨降霜,池塘水面飘浮着一层白雾。鞋子踏在湿滑的路面,发出清冽的声音。拐过一个弯,碰见学生的父亲,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臃肿外套,大钮扣一个一个端正扣着。他捂着手,头微缩在那宽阔的两肩中间,有点拘谨地领我们走向他家。走过几幢楼房,到一条狭黑小巷停下,一间瓦房,门口前种着一株零落的樱花。父亲推开虚掩的木门,客气地请我们进去。

  学生还没有起床。父亲咕哝着说你老师来了,又唉呀说水还没开。把手一指孩子的房间,就猫到炉灶去看火。站着的地方应该是客厅了吧。一些农具杂物堆在门角后面,地上几处露出黝黑湿润泥土。

  靠墙摆放着一张四方桌,想是吃饭用的,油迹斑驳。对着的是一褐色长条木椅,我坐下,扶手处的夹板微裂上翻。正面迎门而摆的是一部破旧电视,电视左侧是一矮小门口,厨房就在那里,那父亲正伏身吹灶火。白烟笼罩,除了红通跃动的一团火,厨房里朦胧不清。

  大概就两间房,客厅和卧室,大人孩子睡在一起。卧室就在入门的右手边。同事进去,撩起蚊帐,嚷着起床起床。那孩子早惊醒了,不能不出来,低着头站着。同事问,穿着衣服睡觉么?父亲已丢下了灶火,停在厨房门口回答说,是的,天冷……略显高大的身躯,可能习惯弯腰的缘故,进出那矮小的门不觉阻碍。

  同事从四方桌前拉过椅子坐下,说,还放鞭炮吗?玩不玩了?想的话找我,我出钱买……那孩子不知冷还是紧张,不理会我放过去的椅子,双腿轻抖着。身上披着件宽大球衣,衣领裹住那根脖子,一张小脸更显尖削。两只手藏在衣袖里,仿佛齐齐截断似的。眼睛一直低垂,听同事再吼几句,泪水成两行白线沿脸颊流下。父亲在后面附和着,重复着几句话: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把火药粉放进笔套里……三个手指都炸着了。

  那孩子把右手从衣袖里伸出来,白纱布裹得严严实实,像个泛着血腥味酒精味的白棕子。

  听父亲说,医生建议把大拇指剪了,他不让,剪了连锄头也拿不牢。现在就怕伤口发炎。这中年男人强调着这点,回头看看水终于开了,四处摸索出几个塑料杯来。我接过茶,双手捧着取暖。提不起说话的欲望,喉咙里也梗着,担心一说出来那话不是自己想要的。同事对那孩子说了几句反话,对那父亲说,在学校是很听话的……表面上听,底下里就记不住了……成绩总是那么二三十分的……我扭头看墙上的挂钟,磨磨蹭蹭,已过了大半个时辰。

  离开时,同事和父亲商量,这个学期就不要去了。看样子须要两三个月来养伤,下学期也不知能不能痊愈。父亲咬牙切齿地说,还读什么,不读了……同事沉吟一会,说,也好也好。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 家访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