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曲评《憔悴琴魂》

曲评《憔悴琴魂》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尽挹西江 【 】【我要纠错

  从友人处偶得憔悴琴魂一曲已有些时日,挚爱之余,总有些动笔的冲动,但出于一种对崇高的敬畏,迟迟未能下笔。今日公事有暇,聊涂鸦言之。

  长期以来,有一种观点。真正的纯音乐与歌曲是两个领域,不管改编、填词多么成功,对原有纯乐曲的演唱总有狗尾续貂之嫌。音乐以其节奏、旋律构建着它特有的意象,从某种角度来说,它给接受者的审美域远较其它艺术品要广阔。而填上词,就象把无限的意象世界加上了条条框框。有词之声与无词之曲,从美学意义来看,其区别几乎是本质性的。

  但我们不该忘记,艺术是通向人类心灵的桥梁。不管何种艺术形式,只要它真正地反映现实,它真正地高于现实,与全人类的精神相契合,它就是真正的艺术。如果说这种填词一方面是对原艺术所加的桎梏,那么从另一方面,我们又何尝不能把它视作指引我们走向意境超验的路标、明灯?

  阿柄的《二泉映月》早有耳闻,但一直觉得听不出其中之深味。记得小时候有部关于华先生的电影,剧中把《二泉映月》描绘成了凄惨、悲凉的叹世之怨。遂以为此曲之境局限于此。但在细品《憔悴琴魂》之后,原先的印象彻底被推倒。琴声绕梁,在广袤的天际间有一个依稀的背影,痛苦只是它的外表,内心中却珍藏着对民族、人生、宇宙的浩荡之情,一种崇高感油然而生。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也许中华民族的血液中注定凝结着一份淡淡的清幽。凄清在西方从来就没有被描写得如此的美。那巷陌间的飘袅的琴声,那被晚风轻拂的襟袖,那石板路上的渐长的身影,这一切在月光的统领下用一种写意山水式构思融注在一起。没人知道他是谁,他是要去哪?我们只能象永远追随着亘古的月光那样追寻着那渐远的琴声。

  知音在哪?我也常这样问自己。在这个浮华的年代,一切传统的都变得与世不容。也许这是与人生的极度幸福相随的最大痛苦。也许这个问题本就不需要寻找答案。泉水、丛林、夜色中微芒的灯火,都在倾听这萦绕天地间的一曲天簌。铅色少华、鬓间白发、难酬壮志、伶仃孤苦、聚散离愁中却没有听到抱怨、没有听到哀鸣、没有恶毒哪怕是正义的诅咒。在世事沉浮中用琴弦平衡着生命的小舟,让惊涛骇浪为这琴声伴奏。知音永远存在,知音就在我的心中,我是我最诚挚的朋友,晨昏常相伴,苦乐总相守,自己亲吻自己那高贵的灵魂。

  你说他自恋幽独?你可知他也牵念着这世间的一切,山头的斜照、镜泊的月影、路边的孤寡、人间的哀乐都在他的胸中蕴藏。用执着去追寻自己,也是人类的理想。这份寄寓千百年来不曾断绝,无数颠狂疯傻的他在这条不归之路上挣扎前行。这条路没起点,也看不到终点。在世俗的眼中,他被缚在那高高悬崖上,任鹰啄食他的血肉,除了痛苦、失落、迷惘之外,一无所有。可你没有看到,他抹去眼角的泪痕,含笑地凝望着大地上他点亮的万家灯火。用血与泪在漫天飞雪的山顶上刻下自己的墓志铭,留待后来人公正的解读。

  感谢那个已逝去的模糊身影,用生命谱就了一曲永恒的乐章;感谢王健的词。清幽闲淡,浅显的字里行间却深埋着古典的隽永;感谢彭丽媛深情的演绎,以发自内心的声情拥抱着这个背影,与之浑化、交融……曲、词、情似水无痕,化作涓涓细流,在灵魂深处流淌。

  回望天边月,照彻古今愁。繁华落尽看身后,何所有……

本文转载链接:曲评《憔悴琴魂》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