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走出你的天空 云淡风轻

走出你的天空 云淡风轻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涓涓细流 【 】【我要纠错

  手机响了。

  尽管是悠美的和弦铃声,但在这个周六庸懒的早晨,却显得极为刺耳。

  “可恶的电话,扰人清梦!”嘴里嘟嚷着,手在床头柜上一阵摸索,终于抓到手里了。睡眼惺忪地往手机屏上一瞄,没有姓名,只有4 、5 个不知代表什么意思的数字。是他,枫,我知道。香港的来电手机是显示不了号码的。

  不知何故,一阵心悸的感觉。极想按下那个红色的小按键,抑或,就让它在一边独自鸣唱。

  曾几何时,他的电话已不能再带给我任何的惊喜,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排斥感,起先是淡淡的,继而越来越明显、强烈。甚至,害怕再接他的电话。

  我终究是个懦弱的人啊……懦弱得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份难以承受的感情。是取是舍?

  铃声已经在响第二遍了。似乎没有要罢休的意思。

  一鼓气,还是接吧。懒懒地哼出一句:“喂?”

  “小懒虫,还在赖床啊!”电话那头,果然是枫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充满着磁性,而且永远都带着怜宠的笑意。“我在九龙,刚坐车,一个多小时后就可以见到你了。没想到我这么早就来看你吧?

  本来想去到了再告诉你的,让你惊喜一下,唉,还是忍不住。呵呵。“

  惊喜?或许,曾经有过吧。在我以为我可以与他谈恋爱的日子里。

  只是,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认为能够、可以与他谈恋爱。难道是缘于他生日的那天晚上?

  那时与他相识也已经有一段时日。忘了是什么原因致使心情极之低落了,再加上他一帮朋友的起哄,一向沾到酒就皮肤过敏的我,那晚却喝得一塌糊涂。眼睛已睁不开,站也站不稳了,但神志仍然是清醒的。迷糊中听到他朋友像在对他说:“她一个人住,现在喝得这么醉,送她回去没人看着她,不太好的。去宾馆吧。”然后,感觉有一张脸凑了过来,继而听到刚刚那个声音:“放心,枫不会趁人之危的。”莫名地,就这么一句话,却犹如给我喂了颗定心丸。不怎么抗拒就随他去了宾馆。随行到宾馆同住的还有两个他的朋友,是一对情侣,专程由香港赶过来为他庆祝生日的。

  回到宾馆的房间,见到那张柔软的床我就倒了下去。朦朦胧胧中,感觉到有人帮我脱掉了鞋袜,一只大手摸了摸我发烫的额头,不久,额头上感觉一阵舒适的冰凉,是一条湿过水再扭半干的毛巾。又被他强迫扶起来喝了一杯白开水。半夜,胃里的酒精作物在翻江倒海,软软地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洗手间。这才看到枫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以为他睡着了,没惊动他。在洗手间呕吐完,打开门,我吓了一大跳-门口竟然站着个人!一看,是枫。他说:“你一起来我就醒了。不放心,不知你在里面会不会站不稳摔着或晕过去了。”

  第二天起来,看到他眼睛里满是血丝,问:“昨晚没睡好?”他憨憨地笑,“昨晚你那个样子,又哭又吐的,满脸通红,额头又烫得像发烧,我哪敢放心地睡呀。”心里便一暖。好久没有过被人关心,被人紧张的感觉了。而且,整个晚上他的中规中矩,更令我对他有了新的一层好感。在港澳台开放之风如此盛行的当今,他的君子表现,可能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吧。也许,是他懂得什么叫尊重。

  与他的恋爱似乎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展开了。平淡无欲的日子里,开始有了期待,期待他每个礼拜的到来。只有他的到来,才能使我平静一如死水的生活泛起一丝丝涟漪。

  然而,从什么时候起,内心竟然排拒他的到来,害怕见到他的身影。是我变心了吗?可第三者连影子都没有一个。抑或我根本就没动过真心?又或者是,我已经厌恶了与他的那种生活方式?不得而知。只知道,当他站在我面前的时候,尽管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却又极其矛盾地不得不强打精神,强颜欢笑。

  可悲呀,永远都只活在别人的感受之中。什么时候,我也可以学得残忍一点呢!

  一起在餐厅吃过午饭后。

  “我们该去哪里?”话一出口,就感觉自己问得似乎有点白痴。尽管,像这样的白痴在他面前我早已当过N 次了,却还是常常不自主地就脱口而出。这是一个悲哀的习惯。与他之间的悲哀。

  相识几个月以来,我没带他上过一次我那所谓的家,一个小小的但暂时却是属于我的温暖的窝。

  “我那里太寒酸了,不敢让你参观。”极自尊又自卑的我如是说。一半是真话,一半是借口。

  枫笑笑,“你知道我不会介意。”

  是的,我知道你不介意。但,我会介意。

  只是,后面那半句没说出来。

  他便不再坚持,自此也没再提过到我家的话。有时候他还是挺维护我的自尊的。这点对他倒是心存感激。

  “我们找华仔他们一起去加洲红唱K 吧?”他提议。

  早就听闻香港人爱唱K ,但真正让我见识这“爱”的程度,还是枫,还有他的朋友。在这之前的许多个周末之夜,他与我的每次约会,就是跟他那一帮朋友一起在夜总会、酒吧、KTV 包房里度过。

  他们唱歌、划拳、喝酒,狂欢。可以说,我们的每一次约会(如果这也能称得上是约会的话),都是一次朋友间的聚会。尽管,有时候他也会体贴一下不太喜欢热闹的我,丢下那帮正玩得起兴的朋友,陪着我,一起静静地坐在那里,看舞台上业余歌手演员们投入的歌唱/ 表演……

  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不易为人察觉的弧度,是笑吗?只有我自己才知道,那只是冷笑,是自嘲的笑吧。灯红酒绿,夜夜笙歌,这就是我们的约会?这就是我们的精神交流和沟通方式?这就是我们的爱情?呵……

  甚至,脑海里居然还再闪现出这样一个词:醉生梦死!

  从来都不知道加洲红白天也会有这么多人。以前来过几次都是晚上,生意火爆不足为奇,而现在只是周末的中午,KTV 包厢却已几乎爆棚。呵,真是连白天也疯狂。

  日子就这么浮华却又似乎极其空虚地过着。几乎每个周末,他都会过来深圳找我。有时,我们会去郊外的公园走走。但我找不到以往踏青时的心情;有时,也会去新南国影院看上一场不咸不淡的电影。或者,到他深圳的朋友华仔家看碟片,看他养的宝贝金鱼。

  华仔也是香港人,已成婚了。虹就是他老婆。四川人。因为工作需要,华仔经常在深圳香港两地跑,而因为刚结婚不久,尚未能把虹也申请到香港居住,于是,干脆在深圳买了房定居。因为他家跟我公司很近,而他又是枫在深圳少之很要好的朋友,因此,华仔家成了我们除了酒吧之外,逗留得最多的地方。

  小两口经常在我们面前打情骂俏,没有相敬如宾的淡漠,但也没有水火不容的烟硝味,偶尔间的怒目相向都是充满着爱意与情趣的。柔情蜜意,就这么不经意地在空气里弥漫开来,淡淡地流淌着。

  心里有一霎那的悟然:我跟枫就是少了这摸不着,看不到,却是最重要的一样东西啊!那是爱,彼此心灵相通的爱,彼此投入付出的心心相印的爱,更是无法用物质生活代替的爱!难怪自己一直感觉无法全情投入地去爱他,去享受他的爱,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爱啊!

  突然之间,似乎就找到了心底困惑已久的答案,却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失落,茫然,侵袭了我的心。

  自此,更是避着他的电话。不得已与他相处时,也比以往显得更加的沉默,郁郁寡欢。慢慢地,枫大概也看出了点什么不对劲,但他只知道我不开心。问我怎么回事,我也答不上来。心里一团乱麻。

  自己都未明了自己究竟想怎么样。与他分手,追寻自己理想中纯纯的爱吗?还是继续享受他带给我的,在别人眼中看来似乎颇为风光的爱?选择后者,那我只能做爱情的傀儡。我知道,那不是真正的自己。

  只恨自己生来就是这么的优柔寡断,全然不能快刀斩乱麻。那段时间,内心的矛盾与苦闷无处渲泻,竟然与曾被我视为毒蛇的酒精耗上了。有时因思绪如麻而不能入眠,也会灌两支啤酒下去,喝得晕头转向的什么都不用想,自然很容易就进入梦乡。曾经一喝酒就过敏的我,就是在那段日子里,竟然被磨练出对酒精的免疫力来了,虽然喝不了太多,但已不会像以往那样,一喝就浑身长满又红又痒的小痘痘了。

  如此“堕落”了一些时日,同事都说我快要疯了。我知道,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还需要什么理由呢?还需要犹豫吗?跟他在一起,我不开心,我不快乐,我过得压抑,我过得没有自我。这些不都是最大的理由了吗?再不然,我可以告诉他:我不爱你,你跟我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这样难道还不够吗?

  当作台词一样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演练,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口。

  想不到的是,最终是一条阴差阳错的短信帮了我难以启齿的大忙。

  那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从香港过来的他,叫上虹和华仔,四人在一间叫根据地的酒吧里相聚。

  那晚我的心情真是低落到了极点。尽管一直很努力在他面前伪装出自然的样子,可我终究不是演员。我没有炉火纯青的演技。整晚我连笑都笑不出一个,但不忍扫他们的兴,时间又尚早,就一直没提出要走。

  枫早就看出了我的低落情绪。而虹和华仔后来也发觉了我的异样。终于,枫说,走吧,她心情不好。

  枫把我送回到楼下,问,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你这些日子都很不开心。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你说,我一定会改的。

  “不,不是你的错……”话说一半,欲言又止。在心里演练过无数次的话哽在喉咙里硬是吐不出来。

  “等我想好了我会对你说的!”丢下这一句,猛地转过身,蹬蹬蹬一鼓作气跑上了楼,不敢再回头看他一眼。

  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只想找个人倾诉衷肠。想起了彩,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谈,现也在深圳工作的好姐妹。遂拿出手机,编辑短信:今晚他又来了。他也看出来我心情很不好,问我原因我没说。

  面对他我心乱如麻,只想他快点走!编完后发了出去。

  等了十多分钟,不见彩的回复,正想打电话跟她聊时,短信来了。一看,却是枫的名字!“我已明了。拜拜。”短短的几个字,我一时有点愣然,不知什么意思。倏地,脑子里灵光一闪:莫非我错发了给枫?忙在发送记录里找到刚刚那条短信,上面俨然显示:已发送:枫。原来,阴差阳错,鬼使神差之中,我把那条本要发给彩的短信发到了枫的手机上。这段时间我的反常,再加上这样一条短信,聪明如枫,应该能猜透我那欲言又止里的话了吧。

  明白过来的我,有一刻的啼笑皆非。继而有那么一秒钟的心疼,但转瞬即逝。轻松,是此刻心底最大的感受!有如一个被囚禁已久的人重获自由一样,所不同的是,我被囚禁的只是精神与心灵,却远比身体被囚禁更为可怕。原来,这段感情压在我心头的重量,是远远超过我想象之中的。如果真的不能解脱,恐怕我这一生也不得安宁。

  虽然,后来枫又再打过许多次电话跟我解释,说他是乍看我那条短信,一时气愤伤心异常,才会在冲动之下回我那样一条信息的。他很后悔。他希望我们能重归于好。虹也来作我的思想工作:“枫对你怎样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人生的好机会很难会再有第二次的。”我知道,枫对我是很好,可是,原谅我,我要的不是这种好。对真爱我有自己执著的追求,他是不会懂的。而以他的条件,应该由更好的女孩来珍惜和拥有。我,或许不配,也没这个福分。

  我庆幸,终于不用说出那残忍的两个字,却能让他明了我的决定。任何有可能伤害到别人的话,一向是我最不愿意说的。虽然,不说只会苦了自己;也虽然,我没说,但行动上也还是伤了他。

  那条无心发错的短信,仿如让我卸了一身重担。有现在这样的结果,我岂能再自找麻烦,岂会再回头。

  人,在面对矛盾两难的抉择的时候,只要扪心自问:在你灵魂深处最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不要被表面上一时的浮华蒙蔽了心灵的眼睛,这样,你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与自由,才不会让自己有后悔的机会。

  我不再汹酒,不再在午夜时分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又恢复了过去的我。虽然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日子也还是过得平淡如白开水,可历经过精神“囚禁”的我,对这种生活已有了全新的诠释。也许,只有这种所谓平凡、平淡的生活,才是最最适合我的生活。不必在乎世俗对平凡生活的定义与目光,不必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对别人来说是幸福快乐的东西,对你却有可能是一种精神负累。

  虽然,最后我不一定能拥有我想要的,但,至少我可以拒绝我不想要的。

  走出你的天空,

  原来,云更淡,风更轻……

  涓涓写于 03 年10月

本文转载链接:走出你的天空 云淡风轻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