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业内人士揭露高招中介行骗内幕(图)

业内人士揭露高招中介行骗内幕(图)

2005-06-10 00:00  新浪教育 【 】【我要纠错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这几年我们看到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中介冒出来,比如房屋中介,婚姻中介,还有职业中介等等,但现在还有一类中介叫做“高招”中介,没听说过吧,今天跟您一块来了解一下。

  每年七八月份,是炎热的夏季。对高三的中学生和家长来说,七八月份显得更加炎热。被高考同时烤热的还有一些莫名奇妙的行业。其中,“高考中介”就是其中的一个。

  做“高招中介”的人,往往声称手上有“内部指标”或“扩招指标”,可以把这些指标转给考生,丛中收取中介费。今年夏天,在天津、甘肃、江苏、河南、河北、江西、福建、新疆等地,都发生了“高招中介”非法行骗的事。这些被披露出来的“高招中介”机构行骗方式都非常公开,他们把广告贴到了街头巷尾,甚至把广告打到了一些媒体上。

  这些所谓的高招中介抓住考生和家长的心理,兜售他们的所谓的内部指标。让人觉得高考也成了“雾里看花”,那么这些所谓的中介人是如何运作的,又为什么会有人上当受骗呢。这些问题,也许只有高招中介人自己才能说得清楚。

  最近,一本名叫〈招谁惹谁〉的纪实性作品揭开了高招中介的谜底。

  主持人:今天会客厅请来了曾经做过高考招生中介的一位,林笑阳。笑阳,这个词儿我是最近才听说的,因为一直在我的印象当中,高考招生应该是每个大学的事儿,怎么还需要中介,高招中介是干嘛的?

  林笑阳:很多这样的中介反正是为了利,为了钱,我做的时候也不是特别清楚这一块。2002年我做生意赔了,之后一个同学跟我说,这一块利润很大,也是帮人的,就是帮学生家长。

  主持人:听上去是个好事儿。

  林笑阳:对,就是帮学生能被录取,家里边也高兴,也愿意花这个钱,是个造福的事,而且还有利,就去做了。因为我同学和我关系特别好。

  主持人:很相信他?

  林笑阳:对,很信任,很相信他。因为我当时跟他同学四年。

  主持人:大学同学?

  林笑阳:大学同学,一个寝室,并且毕业之后经常联系。

  主持人:所以你就做了高招中介,中介肯定是中间人,职业中介一定有招聘方还有应聘方,在你的高招中介结构图里,你的上面是谁,下面是谁?

  林笑阳:我当时去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主要是同学,上面主要是同学。

  主持人:你跟我们解释一下。

  林笑阳:中间就是我。我上边这几个,当时是秦兵,是我一个同学。

  主持人:他为什么在你上面?他是干嘛的?

  林笑阳:当时他是一个记者。他说他有关系,招办、省招,高校这边他都有人。

  主持人:等于在它的上面还有校招办,高招办。

  林笑阳:有朋友专做中介这一块的,他认识的朋友。

  主持人:往上的都是跟高校,招生办打交道的,都是负责录取的。

  主持人:明白了,这个下面是不是就是所谓你们的下线?你们的业务来源?

  林笑阳:对,生源,学生来源就从这些。

  主持人:你原来干嘛?刚才讲原来做生意失败了,等于还是原来一些老关系吧?

  林笑阳:对,以前一些很不错的关系。

  主持人:这个是什么?高三班的老师

  林笑阳:老师,或者一些教育界的,地市级或者县城里面,这样的一些人员。经朋友介绍然后认识的。

  主持人:所以这些人给你提供生源,所谓的生源都是分数线不够的吗?

  林笑阳:分数也有很高的。

  主持人:分数也有很高的。

  林笑阳:对。600多分,590多分。

  主持人:就是过了分数线还来找你的?那是干嘛,为什么?

  林笑阳:这是一个家长的心理吧,包括孩子也有,一个想上本科的,就是已经考过一本的,很可能就想上重点,考上大专的想上本科,这是人的心理,不满足,得到好的想要更好的。

  主持人:可是不是一般都填过高考志愿了吗?一般分数线够了,投档到那个大学去,大学会来录取你。

  林笑阳:还有一个情况,每个学生要填重点,还有第二批,还有大专。他们填志愿的时候分数线没出来,先估分然后填志愿,所以自己考试成绩差不多的,都想上个重点大学。但是成绩出来之后可能是个一本,过了一本,他就找你想努努力上个重点本科。

  主持人:所以整体的意思是,这些想上大学或者更好大学的生源和家长通过中介再往上找上面的人,希望把学生录取到更好的高校。所以就出现了你们这样一个专业。

  林笑阳:对。

  主持人:有很多家长来找你们吗?

  林笑阳:我下去联系,当时我是2002年经同学介绍之后,我就下去找一些朋友。

  主持人:你怎么跟人家开口,你孩子要不要读本科?

  林笑阳:当时我把我同学那一套给下边讲了,我直接说我上面认识有招办的,或者是高校的,负责管招生这些人员,到时候可以帮助你们走一下关系,花点钱就好。因为我上面这些都很不错的同学朋友,真是特相信,所以说当时他们跟我承诺后我都跟下面承诺,包括跟我说他认识教委,我给下面也这样说,所以下面都相信了,这就是家长的焦急心理,有病乱投医一样,逮个稻草都想抓住。

  林笑阳

  做“高招中介”的人一般都声称手上有 “高校内部指标”或“机动名额”,谎称只要你交钱,即使考生分数不够也可通过他们的运作而进入大学。对于不够本科录取线的考生,他们通常承诺先录取到专科学校,一年后包你转入本科学习,毕业后的文凭、待遇与正式本科生完全相同;再一个就是故意混淆普通高考招生与其他学历文凭教育招生的区别,将不够分数线的考生骗到自学考试助学班或远程网络教育班。而对一些家长来说,因为消息闭塞,对政策不了解,或者想让孩子上重点高校心切,心情焦虑的他们对高招中介的谎言往往信以为真。对他们来说,为自己的孩子掏钱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主持人:如果我是考生家长我一听这个话我觉得挺有吸引力。你的样子看上去也挺诚恳。

  林笑阳:是,当时家长的心里是比较急切、焦急,甚至有时候也比较盲目。况且社会上可能以往也出现过这样的,这个社会风气有一点这种情况,他们都担心被挤下来,分数很高的担心被别人挤下去,所以他们也找人,分数低的又想上个好学校,他们也是托人。

  主持人:可能有一些正好刚刚过分数线,挤分的。

  林笑阳:对,他们很担心,担心不被录取,或者担心被挤下来这种情况。当中反正有两个事情,当时家长的心理,有一个考的是比较低,分数比较低,这个学生是一个行政机关的一个政府家庭,行政公务员这类的,家庭条件应该也不错,当时考了是300多分。

  主持人:录取线是多少?

  林笑阳:过大专线了,高职、高专,大专也没过,过了二专,大专的第二批,我当时就给他说了一个学校,那个学校确实很不错,军校。

  主持人:你给他说的是本科的?

  林笑阳:本科的。但是那个交费很高,当时他拿不出那么多钱。

  主持人:要交多少钱?

  林笑阳:当时说的十几万块钱,我又给他介绍了一个重点大学,这个也是上面跟我说的,很不错这个学校,并且是专本连读的,专升本,不需要考试,直接可以读本科,读两年专科之后读本科,四年毕业拿本科文凭了。

  主持人:听上去很诱人。

  林笑阳:对,听上去确实很诱人,当时他也确实是很希望上这个学校,也反复问,但是也有些不相信,他们做事反正比较谨慎,但是当时跟他说这个情况确实比较好,很希望上这个学校,中间我们反复联系了有三四次、四五次了。

  主持人:你们联系都是电话联系?

  林笑阳:电话联系,他去我那个城市去了几次,当时他已经是完全相信了,已经愿意上,但是这个钱,付这个钱,毕竟是不认识,这个钱先付一万块钱,当时说三万多块钱,他先付一万块钱,你把事办了之后再给你。然后我就去他那个城市,当时他已经完全答应把钱给我去做这个事情。

  主持人: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为给孩子提供更好教育机会的心理是迫切的。

  林笑阳:对,这是一个,其中还有一个就是分数还比较高的。

  主持人:分数高的也着急吗?

  林笑阳:对,当时他估分,可能是570多分。

  主持人:过了重点线了吗?

  林笑阳:他的分数线下了之后正好在线上,但是他报的学校是很好的学校,就是全国应该数到前二十名的重点大学,这是一个同学介绍的,我当时给秦兵说,这个学生怎样做,报给他。但是当时钱没收过来,我跟他当时说的钱是一万多块钱。但是这个学生家庭比较贫穷,他父亲是个农民。

  主持人:拿不出这个钱。

  林笑阳:拿不出这个钱,离我当时所住那个城市也有200多里,他和同学一块专门去找了我一趟,我当时不了解,我见到这个人之后我才感觉到这个人绝对拿不起这个钱,我就给上面说这个学生别做了,因为他拿不起这个钱,他分数也只是到线上,他报的学校又那么好,没法做。秦兵当时说已经报到上面了,报到招办或者高校招生这一块,他说你尽量要钱吧。然后我就向学生家长要钱,最终反正没拿到钱,但是这个学生被录取是重点录取的最后一天,被他当时所报考的院校里有个调剂院校最后一个学生,也就是他是属于自然录取,最后一天秦兵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办成了,还要钱。我当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我就问下面要钱,我是第一个给家长打电话,我说你的孩子已经录取了,大概需要多少钱。我晚上又打电话催他要钱的时候,他说你下午打了之后,县里教育局里边也给我打了电话,地级市教育局也给我打电话,他可能当时也是求了县里边包括地级市里边那些教育系统。

  考生家长找中介人往往不止找一个,而他们最终也搞不清到底是谁起的作用,起了多大作用。但是,“高招中介”在收费上往往是明码标价的。一些重点院校, “高招中介”费能喊到二十万,一般的学校也在几万元上下,不同档次的学校不同的价位,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主持人:只要孩子还没有真正录取完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到处都去想办法,确保孩子一定是录取到他们想要去的那个地方,所以是抓住了这么一个心理。然后就说到你刚才每次讲到学生生源的时候你都会免不了要讲钱,肯定这个是和钱联系在一块的,你们这个收费是什么样一个标准,有没有分几档,比如要进重点的是什么价格。

  林笑阳:一般说得很详细的话就是看分数,看学生家庭的经济条件。

  主持人:你们还看学生家经济条件,经济条件好就多要一点?

  林笑阳:对,当时确实是这种情况。

  主持人:这钱是谁定的?

  林笑阳:这钱是上面定的,就是秦兵、林耀明、赵力。

  主持人:你自己会定一个标准吗?这个就收多少钱吧?

  林笑阳:我会以他们这个标准浮动一下。

  主持人:浮动一下的意思是?

  林笑阳:就是利润。

  主持人:他们定给你的价格最高会到多少,在你做的这一段时间里面?

  林笑阳:最高的当时有个军校是十几万块。

  主持人:十几万?

  林笑阳:13万。

  主持人:最便宜的呢?

  林笑阳:八九千。

  主持人:所以是上面定的价,到你这儿加一点利润,你再跟上面收,上面估计也已经含利润了,利润一般是什么比例?

  林笑阳:一般专科有个两千、三千,家庭条件好的可能达到五千。如果本科好的话就是四五千。

  主持人:这是你赚的份额,你赚的重量级。听上去好像你的上家赚的比你多多了,是吗?

  林笑阳:应该是,具体因为他上面还有人,我也不太清楚。

  主持人:像你总共做了多长时间高招中介?

  林笑阳:我是2002年当时年初的时候接触这个秦兵,当时我们在一块聊天的时候说起这个事儿我开始去做这个事儿。

  主持人:差不多做两年?

  林笑阳:2003年就结束了,2003年就是8月份。

  主持人:一年大半。赚了多少钱?

  林笑阳:当时赚有几万块钱,后来又赔,该退的退,有的做不成。

  主持人:你没回答我的问题,问你最后是赚还是赔了?

  林笑阳:最后就是出现问题就又把钱赔进去。

  主持人:秦兵拉你一块来做的时候,他有没有告诉你他赚了多少钱?

  林笑阳:他说过。

  主持人:多少?

  林笑阳:他说第一年转了有两三万块钱,他比我早做两三年,可能赚了七八万、十来万当时的意思。

  主持人:真能赚不少钱。

  高招中介的组织形式和传销有几分相似,林笑阳就把他的老板叫做上线。林笑阳做了一年半的高招中介生意。他说他也搞不准他的上线究竟从中赚了了多少钱,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家长所付不菲的中介费一般来说都是有去无回。至于考生家长付出的费用有多少是给了中介人,多少是送到了招生办的人,家长是永远也搞不清楚的。而考生家长一旦发现事情办不成,自己被骗,他们能做的往往只是找中介人算帐。林笑阳也经历了这样一段老鼠过街的日子。

  主持人:你什么时候发现这里不对劲?

  林笑阳:我刚才跟你说那个比重点线过了两分的学生被录取了,最后交了九千块钱。到了9月份人家去学校报道的时候,学生家长去学校问当时招生情况,他过这两分,这两分其中就有几百个学生,但当时生源还少了几个,所以这个学生很自然被录取。

  主持人:就不需要走任何关系。

  林笑阳:对,根本不需要。

  主持人:上面有多少人你知道吗?

  林笑阳:不知道。

  主持人:你估计呢?

  林笑阳:估计,这上面画的,招办或者高校招生这一批,或者他们认识的一些专职做中介的,上面可能应该有两三个人吧,这是最少的。

  主持人:您打听过吗,你跟秦兵?

  林笑阳:打听过,但他们不愿意说,最终是因为我这后边出现麻烦之后,逼得他们见上面的人,但是见的上面的人不是秦兵说的那回事,秦兵当时跟我承诺说在招办,在高校又认识人,但秦兵给我见的人就是一个专科学校负责招生的,根本没能力做重点做本科,话说白了,他就没这个能力。

  主持人:照你这个意思,岂不是你从下面收了几万,交给上面之后,其实他们就是糊弄你,说都给你办成了,把人家自然录取的也说是我们办成的,那钱不都是他们收了,到底上面真的是不是有高招办的人和教委的人,你并不知道?

  林笑阳:我并不知道,并且到最后我了解,应该不是那种情况。

  主持人:所以基本上你们就是没办事儿,光收钱,可以说你们光骗人了。

  林笑阳:可以这样说,我骗下边的人,上边骗我,然后上面骗我上面这些人。

  主持人:这件事之后呢?你有没有马上收手呢?

  林笑阳:这个事儿之后实际上9月份大部分学校都已经开始报名了,8月底9月中旬,有个一二十天时间,那段时间都是学生报到的时候,有几个学生当时承诺他们专本连读,后来那几个学生到学校之后满不是那回事,学校是一个重点学校下属的一个二级院校下面的联合办校,学校根本就没有学籍,学生证也发不下来。

  主持人:收人家多少钱当时?

  林笑阳:当时收了两三万块钱,连学生证都没有,那个情况特糟糕,家长打电话简直是没法说,就跟逼命一样。

  主持人:都来找你是吗?

  林笑阳:对。

  主持人:怎么找你,打电话你可以关机。

  林笑阳:当时没法关机,关机闹得更大。

  主持人:就是麻烦缠身了。

  林笑阳:麻烦缠身了,那时候还相对好一点,安慰他们,但是那个电话确实多得,一天电话多得不得了,并且都是找麻烦的,不算是很厉害的,但是那些问题你必须得解决,当时承诺的,你得解释,我解释不了还得给上面打电话,当时承诺得不一样,我得问上面,反正就是来回纠缠。最后一直办不成开始退钱,要求退钱,那时候我感觉这个事情确实没法去做,真的没法去做。

  主持人:我在你的书里面看到说,好像是有一年春节,就是因为麻烦太多,你都根本连春节都不能够回家过。

  林笑阳:是。

  主持人:所以最后是该赔的都赔完,自己还得倒贴点,才能让你抽身而出。

  林笑阳:不仅是倒贴钱,我失去了快乐,本应该是轻松的。

  主持人:你觉得在整个的事情当中你损失最大的是什么?

  林笑阳:应该就是朋友的友情,人情,我当时相信,信任他们。

  主持人:信任没有了,还找得回来吗?

  林笑阳:不容易找回来,就因为这一件错事,再做一百件事都无法弥补。

  主持人:这可能是你最大的损失。

  林笑阳:对,朋友这一块,包括父母,父母对我确实有时候特别失望。

  主持人:批评过你?

  林笑阳:不仅仅是批评,还打过。长这么大,他们有时候说话也不能说得太严厉,但是他们不止一次担心,担心我被抓了或者是被人威胁了。有时候学生家长找起麻烦来,我也关过机,中间关过两次手机,再开机那个麻烦更大。当时春节的时候没回去,春节那一段我关过一次机,当时父母亲都以为我被抓了,打电话,当场都哭了,我自己也哭了。

  主持人:今天你站出来揭露整个骗局,是希望通过把自己亮出来,然后告诉所有人,我不再做这一行了,希望过往的麻烦能够就此为止?

  林笑阳:我站出来告诫学生家长别再相信中介,刚才我强调法律,包括教育制度越来越明晰化,越来越规范化,包括网上招生这一块,就是说这种空子可以说没有,别去相信这一块,也希望给学生一些提醒,应该好好学习,学生本身就是学习,别再因为考分不好,叫父母去求人,去花钱,去做这些事情,最终还是很不愉快。

  主持人:是不是也是一种形式的一种致歉?给这些家长和学生?

  林笑阳:包括被骗的,不仅是被我骗的,所有被骗的,包括以后有可能被骗的。

  主持人:希望用你这个惨痛的教训来告诉他们不要再上当受骗了,还是要相信我们正规的,并且是日益完善的高考招生制度。

  对于高招中介,国家教育部近日再次明令任何单位和个人禁止进行此类活动。而对于可能发生问题的自主招生名额,教育部重申:自主招生资格的28所院校必须严格按规定执行,一些所谓的“高招中介”,是以握有自主招生名额为诱饵,蒙蔽那些消息闭塞的考生家长,应当坚决查处和打击。

本文转载链接:业内人士揭露高招中介行骗内幕(图)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