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 回光之影

随笔 回光之影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大胡子 【 】【我要纠错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们必须首先弄清几个概念:“文人”、“士”与“知识分子”。

  “文人”这个概念,现在已经不太用了,即使在用的时候,也不是泛指那些有知识的人,而被指那些有些传统性格而喜欢文学艺术的人,这个词大多数时候被“知识分子”这个词所代替。但即便在古代,这个词也是“能指”的力量很强,而“所指”却不甚清晰。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是社会科学占绝对优势,而文化和政治的关系特别密切,因此“学而优则仕”,实在是因为政治学与哲学、伦理学、文学关系过为密切的缘故。在古代,真正独立意义上的作家群体是很少存在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文学史中的作家,大多都是在政治体制之内的,即他们或多或少或高或低地从事过政治活动-“为官”,只有在诸如元代文人地位很低的时候,才出现了一些真正的作家、戏剧家群体。我们所说的“文人”,实际上指的就是这一批人,他们未出仕前写诗作词,舞文弄墨,被笼统地称为“文人”,而在出仕之后,为官之后,这样的身份多被统称为“士大夫”,即“士”。但是在中国有一个对“所指”宽泛化的倾向,事实上,真正的“士”,是“志于道”的那些人:“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因此“士”是社会基本价值的维护者,从孔子最先揭示这一“教义”,到汉末党锢领袖李庸“欲以天下风教是非为己任”,再到范文正“当先忧后乐”,再到晚明东林人物的“事事关心”……具有着这种精神的人才是真正“士”,而这样的“士”,正与现代“知识分子”这一概念相通。

  “知识分子”这一概念有两个来源。一是俄国,一是法国。19世纪俄国有一批人,他们本身属于上流社会,但接受的是西方教育,具有西方的知识背景,他们以这种精神态度来观察俄国当时落后的专制制度,产生了一种对现行秩序的强烈的疏离感和背叛意识。这些人当时就被称为知识分子,它不是一个职业性的阶层,而是一个精神性的群体,其特点是有着强烈的现实的与道德的批判精神,并与主流社会有着疏离感。法国的来源起源于 1894年法国上尉德雷福斯遭受诬陷,引起了包括左拉、雨果等一批具有正义感与社会良知的人士的义愤。他们于1898年发表了一篇题为《知识分子宣言》的文章。后来这批人被敌对者污蔑地称之为“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一词在法国一开始是贬义的,但是同样是指那些受过教育,具有批判意识和社会良知的一群人。因此,现代意义的知识分子就是指那些以独立的身份,借助知识和精神的力量,对社会表现出强烈的公共关怀,体现出一种公共良知、有社会参与意识的一群文化人。它与一般的技术专家、技术官僚以及职业性学者是很不相同的。

  搞清了以上两个概念,我们再来讨论是否应该关心“国计民生”的问题就会容易多了。有的人说,现代社会是分工越来越细,政治、经济、文化、技术等等各门学科都越来越专业化,我们不该对其他领域指手画脚:政治的事自由官员解决,经济的事自有经济学家探讨,技术的事就有科学家解决吧,我们是外行,只关注我们自己所学的专业就行了。有道理吗?有道理!但是又没有道理!!!因为,在社会的各种领域之中,还有一个共同的东西,所有的专业化知识都联系着人们一些共同的基本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是社会价值观念,是伦理道德一类的东西。如果经济只让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去解决,就会造成社会贫富严重失衡;如果政治问题只让官员去解决,专制、腐败、效率低下就不可避免;而如果没有一种伦理的约束,克隆人就会在我们身旁横行,原子弹也可能会随时就在我们头顶炸响……我们说“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是社会的批判者,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去讲的,知识分子必须关心公平、正义、道德、理想、伦理这类的东西。这种关心和关注,并非是要求你去解决具体的问题,而是要你提出问题,发出你的声音和抗议,显示你的存在,用你的这些力量去平衡其他各个领域可能走向极端的东西。比如。凡是官僚,都有一种独裁的倾向,如果他遇到强大的抗议和不满,他就必须收敛一些;凡是企业家,他就有攫取无限财富的倾向,如果他遇到强烈的批评和抗议,他就必须吐回一些利润,进行社会再分配……说到底,知识分子的使命,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提出问题,是抗议和批判,但如果这问题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之内,那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去解决。

  我想说的是,文学作品是社会现实的全息图象,文学是人学。在所有学科中,文学的“专业性”是最差的,因为文学作品可以给你提供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许多东西,而文学也最关心伦理、道德、公平、正义、理想、终极关怀等价值领域的东西,因此文学与社会现实、与“国计民生”的距离也最近。如果学文学的人都不关注社会现实,你怎么要求一个医生不发明克隆人、不制造细菌武器?你怎么要求一个官僚不独裁?怎么要求一个科学家不制造杀人武器?文学教育应该是人文教育,而不仅仅是语文教育。语文(语言文字)是技术性的、是工具性的东西,它与人文还有相当一段距离。

  最后,我再强调一下,是否关注“国计民生”是一个人的自由选择。你也可以当一个专家学者而不对社会现实发表意见,你也可以成为一个专门性的人才(纯粹的作家、艺术家)而拒绝成为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毕竟是一种更高的要求,带有一定的理想成分。但是不管怎么说,一个知识分子(即光之影说的“公共知识分子”),从社会历史的坐标来看,他的价值必定大于那些戚戚于自我的“知识”者。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 回光之影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