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假期原生态

(随笔):假期原生态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胡不归 【 】【我要纠错

  算算,这个长假已过了一大半。

  当然有计划,哪个假期会不详尽罗列一张清单的,该做什么,该读什么,明确到何时何分,不写在纸上也记在心上。预则立,不预则废,老祖宗这句话时刻铭记于心。可惜,也当然没有完成。我的计划,永远如政客竞选的承诺,没有兑现的一天。不是说要记单词读课文考英语二的吗?我一边担心着那单词会不会影响考试,一边任由词典蒙上一层薄尘。从网上找来一套老剧集,ER,没日没夜地接着看,看得一塌糊涂,感动得一塌糊涂。感动之余又后悔时间没了,英语没读上。后悔通常是抵抗不了诱惑的,找了个借口,练习听力,于是书继续抛在一边,继续盯着个屏幕瞄着字幕来练习听力。而实际上除了那几个日常单词日常用语勉强听得懂,其他的不看字幕就云里雾里不知所云,更不用说那专业的医学术语了,何况英语二根本不考听力,嘿嘿。第二季还没看完,好日子快要结束了,还接着看?这是个问题,值得我考虑上两天两夜了。

  在网上找了个ER的相关网站,想进论坛大发感慨,谁知那儿门槛高,不注册连浏览都没门。心里的郁闷无法说。想起还是一个小地方好,那是我找齐豫的歌找到的。那个论坛,个别的也挺臭,不注册瞟一眼都不行,但其中一个分论坛,主人当作留言本,不注册也可以随便说话。我闲来无事,或是one或是two ,张三也行李四亦可,聊聊感兴趣的歌儿,灌灌无伤大雅的水儿,自由自在,少了诸多无谓的羁绊。有两个傻丫头,不时地梦游呓语,一串一串的话儿比吐鲁番葡萄还要长,偏又妙语联珠,引人发颐。小地方多好,人少,不热闹,没有大虾和大瞎,呆着没人烦。

  网龄不算小,却一直反感去地大人多的地方。偶然一次去了新浪,咦,那儿的读书版书多着哪,新的,旧的,都有,以前怎么尽费心思往一些小地摊淘?看来大有大的好处。看到好书容易起贪心,看不看得完是一回事,能不能据为己有又是一回事。正规网站的文章多是网页式的,保存不方便。找地方下载去。现在时兴BT. 我想它绝对可以载入网络或电脑技术发展史。到BT下载页面一搜索,找到了好几张E 书光盘,赶紧一张一张地往回拉。看看自己盘里存的书,日夜不停地读,穷一生时间也未必读得完。

  我们总想借助精神超越肉体的局限,以为阅读的版图可以无限延伸,以为心灵的疆域可以无限扩张,谁知犹如一个圆越大,接触到的未知范围也越广,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悲哀完了又为自己窃喜,啊,我又找到书了,开始筹划今天读什么什么,明天读什么什么,做不做得到读不读得了只有天知道。找到好东西自然而然想与人分享。几本找了很久的书特想与同道中人一起“分甘同味”,在几个论坛试了一下,要么容量有限制,要么根本不能上传附件,心中那份百年一见的热情淋了一大桶冷水连烟都冒不出来了。

  没耐心写读后感,翻箱倒柜查出自己还有一个QQ号,马上进去一个“小说散文”。打了几句哈哈,又四处溜须拍马,大虾们见我还是可造之材,本着孺子何妨一教之心,勉强没有怪罪我的搭讪。一个与我切磋时间与空间,一个与我探究善与恶的存亡。我目瞪口呆,擦擦眼睛再看,确定自己进的是“散文小说”。房间是没进错,可也不能被看扁了,壮起胆子,物质与精神,相对与绝对,很霍金很爱因斯坦地大谈玄论。耗了一晚时间,没谈上一句小说散文,更重要的是没吸引到一个MM艳羡的目光。我不甘失败,看ER之余,丢开英语二,再次冒险进入“小说散文”。巧,碰到一个同行,她说自修本科后,工作对象已升上了一个更高的层次。我山呼兼三呼佩服。她又说,很苦口婆心的那种,男生不应该做这种活,待遇薄,社交窄,地位低,没出息……我有点被呛着的感觉,唯唯诺诺,只有“是是是”的份儿。

  她又问,有女朋友了吗?我很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决定老实回答,没有,工资少,交往不广,没啥社会地位,人又长得不帅,哪有女朋友?她很正经地回应,不是吧,你在拿我的话开涮吧?隔一会儿,又说,你在开玩笑。……还好,我懂得窗口右上角的X 是干什么用的。可我的小说散文啊!我还没谈上一句的小说散文就撤退了?改天悄悄地第三次推门进去,看到有人在征聊征聊地,不管是阿猫阿狗,连忙应征,收获倒也不少,一下子三四个聊友在手了。一时忙得不亦乐乎,却无论如何也谈不起小说散文。正愁没了展现的机会,回复慢了或错了,突然娇滴滴地来一句死人你怎么啦,有一位更厉害,扯上了俺娘还不过瘾,也不问一下俺是不是同志就想那个。俺连打三个冷颤差点呕出昨天的早餐,一阵头晕目眩,挣扎着关掉窗口落荒而逃。唉,好好的,我就看看剧集去坛子灌灌水得了,何苦心比天高想找个地方秀一秀自己?

  在ER里面可以看到千奇百怪的病症,但还好像从没有近视出现过,呵,那不算是急病了。不担心看ER太久会爆发综合症进ER,但眼睛越来越模糊是确凿无疑的了。已经不敢戴着眼镜和小毛孩或毛头小伙子去抢那个球了,惨痛的教训已多不胜数了。脱下眼镜,仿佛山更青,树更绿,大姑娘更俊俏,小伙子更帅气,当然投篮的命中率也奇低。毕竟方便多了,没了多余的顾忌,可以去抢那个球不再担心砸在脸上了。当然他们也随心所欲多了,昨天有一个运球转身,额头吻在我眼角上,浮起一个大包。今天一个手肘回带,拜访了一下我的鼻梁,摸一摸就酸痛。是不是我太老了,现在的小孩子怎么个个都高我一个头?还有,那脚步怎么也跟不上了,没来得及反应就从身边绕过去了?更恐怖的是,我输了球还泰然自若面无愧色,这心态是成熟的反映还是饱经沧桑的无奈?唉、唉……

  这几天天气真好。我从来都赶不及看日出,还好日落可以看几眼。太阳挂在西边的山头上,球场边的树拖着老长的影子。出了身汗,我也拉着影子,坐着看打球,或者开车穿过那座桥。桥下平时袒露着石头,这几天水无声无息地流着,浅,看得见夕阳的光晕一缕缕地在石头上变幻。桥那边不远就是俺外甥女的家了。我计算着她还要多久才会长得更结实点,那样我就可以拎起来打小PP了。小家伙一向不把俺放在眼里,对俺爱理不理的,每次去,一抱起来就扯着嗓子大哭大叫,让俺手足无措。也有不哭闹的时候,睡着了,可更是视俺如无物。偶有一次,可能是吃饱睡足,心情特好,开恩让俺抱在怀里不闹别扭,还挺照顾地对俺咧嘴大笑。俺受宠若惊,嘴巴张得比她还大。今天去,又是睡着了,不敢去打搅她老人家。听婶娘说,小家伙黄昏休息,深夜精神奕奕,搅得大人不得安宁。我默然以对,不知说什么好。姐和姐夫在孩子满月后就出外打工,照顾孩子的事就辛苦他家两个老人。姐电话里说一时冲动赌气出来,出来后又对孩子牵肠挂肚。我也只有沉默。五一原来不能回家,昨晚却突然告诉我们可以回来,妈今晚打电话去问,回来时也是晚上八点多了。我的外甥女今晚应该和妈妈一起睡吧。上次回来,婶娘说起一件趣事,孩子牙牙学语,冒出类似妈妈的音节,却是对着婶娘而唤。婶娘边说边笑,眼泪都出来了,姐在一边听着,也只是笑。越写越不是味,转不过来了。

  幸福的假期剩下两天了。两天的时间,泡网是要的,ER放一放吧,眼睛累得慌,英语二?上帝保佑吧。对了,我的复读机,坏得真是及时,到了11号就满3 个月,满了三个月就是保修而不是保换了。

  保修意味着要等,一等就没个准儿,可我不能等,我不能等我就得买,我想买就得花钱,可我有钱吗?

  我的复读机够体贴,最后几天它就读而不复了。穷人家的孩子是懂事,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坏掉。可我还得去换它,它复读不了再懂事也不能帮我学英语二。唉,穷人多的就是无奈,还多理由。

  去换它也得准备点钱。不到七号八号,银行不会发工资。碰到一个穷朋友,说今年怪了,往年五一十一,工资特早领到,这回他跑了两趟都没结果。他说怕了,十号之前不敢再去,那玻璃板再厚也挡不住后面那张脸的寒气逼人。俺也头痛,进一回提心吊胆一回,需要半天时间来鼓足勇气,再挤出笑脸温柔款款地问。有一次实在不像话,拖延不办理,嘴里还不干不净的。俺也横了,红脸瞪眼眦牙粗嗓门。怪了,她反而软了,给我优先服务。出来门时,俺脚才止不住地软,想起两个字,犯贱,谁都是。

  也有好人。有个和蔼的中年妇人,笑眯眯地劝我,不必取出所有的,留一些到年尾不好吗?这才是新中国的为人民服务,当时我感激涕零得几近哽咽,热泪差点盈眶,强抑住情绪才冒出一句,留一些不取不是不行,只怕一个月当中有几天我须得静坐绝食了。呵,写得这么油气有点对不住那位阿姨了。明天六号,可以取了吧?

  夜很深了,现在已经是六号了,我的幸福的悠长的假期,还剩下一天了。连续几天,看一部剧集,也在连续地听着一首歌。老歌,罗大佑的,春望。无所事事地面对着墙壁,无所事事地面对着屏幕,我习惯听歌,反反复复来来去去地听着一首歌,它说中了我心里的一点什么,它引起了我一点诉说的欲望,而我不想去确定不想去捕捉,由着思绪随旋律去流趟去漫延。这次我听的是春望,它说无所事事的面对着窗外寒风吹走了我们的记忆冬天已去 冬天已去春天在遥远里向我们招手依然是清晨里微弱的阳光依然是冰雪里永恒的希望冬天已去 冬天已去春天在睡梦里向我们招手你再不要忘记神话里的童年的幻想你再不要忘记那甜蜜的成长你再不要忘记母亲怀里童谣的歌唱有一天它将会再回到你身旁……果然是张艾嘉唱的。在五月的一个夜晚,可不可以说,春天已去?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假期原生态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