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 都是为了爱

随笔 都是为了爱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冷微 【 】【我要纠错

  都是为了爱我有时看着她,总会呆呆地想,我为什么会是她的女儿,而不是别人的女儿。

  或许,这就是缘分了,在这一生,能够做母女,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但我小时候从不觉得这是福分,一直以来,我觉得我敬她怕她多过爱她。

  她脾气很暴躁,一遇到不顺心的事,或我做错了什么,又或者做得不合她的心意,她忍不住了,就会骂我。有时被她骂得急了,我就想离家出走,到外面流浪十年八年再回来。

  记得小时候和她吵架,经常几个星期不说话。有时被她骂得伤起心来,我也会口不择言,说我才不想做你的女儿,我不要你这样的妈妈。她气极了,也会大声喝斥着叫我滚出去,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

  有一次,我真的是跑了出去,其实也没跑远,因为我无处可去。我只是跑到我们村子外面的树林里去,那时是晚上,树林里黑漆漆的,高高低低的坟墓在夜色中很是荒凉。我躲在一棵大树下,呜呜地哭,虽然很怕,却怎么也不肯主动回去。她也真的狠心,不肯来找我。后来是父亲打着手电筒找来,死命把我拉回家去。

  我有时是恨她的,觉得她把我看得一无是处,因为我是她女儿,她生我养我,她有权利轻视我,我永远也无法和她站在相等的位置上。

  但她有时也会以我为傲,这大多表现在我考试考出好成绩的时候。

  这个时候的她,脸上满是笑容,遇到别人的父母,她就会用掩饰不住的得意口气问:“你女儿这次考试考了多少分啊?”当对方沮丧地说出分数时,她就更得意了,却又说:“我家小微也不是很好了,不过比你女儿多了几分。”然后在别人羡慕赞赏的眼光中骄傲地离去。

  我上中学的时候,村里的耕地差不多被开发区征用了,她闲得发慌,家里又没有什么收入。她便跟别人学了一些做鞋的技术,然后买了一台机子,摆在街头的一个角落里,帮别人擦鞋补鞋。

  我住在学校里,有时想起她来了,便会到街上去看看她。有时和同学一起去,我就会和我同学说,那是我妈妈。她见我们来了,总是很高兴,拿出别人给她的一些饼干啊,水果啊,叫我和同学吃。

  我自己去的时候,便坐在她身边,看她忙个不停。她一边低头做鞋,一边问我在学校的生活,问我的老师和同学,问我的学习。我便细细地向她说着,说到高兴的时候,她会看着我大笑,那眼神是欢喜的,欣慰的。

  有时,她会很小心地问我,你同学有没有问过你妈妈是做什么的啊?我说有啊,我同学问起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他们,你在这里补鞋了,如果他们鞋子坏了,尽管拿去给我妈妈做好,有优惠的啊。

  她听我这样说,就好像放下了一桩心事似的,低头微微笑着。

  我便有点不安地觉得,她其实很自卑,自卑得怕自己的女儿都看不起自己。

  离开学校的那年,我十六岁。家里的经济一向很拮据,我又是长女,底下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全家的生活差不多只靠她一个人维持。我知道她很辛苦。那年开学的时候,她没有提给我报名的事,我也没有提。就这样,我默默地告别了我的读书生涯。

  那时仍是年幼无知,我天性又冷淡,内心常浮躁不安。虽然是心甘情愿退学,但看到昔日的同学仍能够坐在教室里,享受着明媚的校园生活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心里的苦闷越积越多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在她面前发泄,或是不断地发脾气,或是几天不言不语,总有点自暴自弃。她见我这个样子,很是烦忧,任着我的性子胡闹。有时实在忍不下去了,她就会像小时候一样骂我,说我怨恨她不让我读书,故意和她作对。有时说着说着,她就会哭。

  对于退学这件事,她其实比我还耿耿于怀。她心里一直对我怀有歉意,只是我当时体会不到。

  接着我便到外面打工,经常几个月不回家。偶尔回一次,家里就像过节一样,她欢天喜地的,见了村子里和我要好的女孩子,就会迫不及待地告诉别人,说我回来了,在家里很闷,叫她们来找我玩。

  她把我宠得像公主一样,一点家务不让我做。早上我赖在床上不起来,妹妹吵闹了一些,她也会低声喝斥:“不要吵这么大声啊,姐姐难得回来一次,做工又辛苦,让她多睡一会儿。”我听了,心里便酸酸的。

  那时才觉得她其实真的很爱我。想着如果这样就能够让她快乐,我想我是愿意的,也是快乐的。

  但是那年秋天,弟弟突然去世了,次年春天,父亲也离开了我们。

  我的世界一下子倒塌了。

  我在外面打工,怎么也不愿回家,发了工资,便叫同村的姐妹拿回去给她。每次,她都会问姐妹们,我家小微为什么不回来啊,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这些话我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每次听了,不知怎地,眼泪就会流了下来。

  后来工厂垮了,我无处可去,又回到家中。

  一切似乎还是依旧,只是,不会再有弟弟活跃的身影,也不会再有父亲爽朗的笑声。风悄悄地吹过,院子里稀稀疏疏的几根杂草摇摇摆摆,几只小鸡在大树下四处觅食,说不尽的凄凉和冷清。

  我走进我的房间,书柜里的书仍是好好的放着,墙上的装饰画虽然没有灰尘,却显得蓼落和陈旧。

  透过窗子,我看到她在屋子背后除草。虚胖的身体显得有些苍老,凌乱的头发在风中抖动着。

  我唤了她一声,她回过头来,眼中分明一亮。扔下锄头,走进院子里,手忙脚乱的给我张罗吃的。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我突然间觉得她很庸俗,她不看书,不看报,白天出去擦鞋,晚上回来就看电视,有时和几个婶婶说些家常话,累了就躺在床上睡觉。庸俗得只知道如何赚多一点钱,想着怎样才能养活我和两个妹妹。她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只知道庸俗地爱着自己的儿女。

  那晚,我和她坐在电视机旁,听她说一些张家长李家短的琐碎事。

  我知道,她是寂寞的。妹妹要读书,又在童稚之时,功课之余,便去玩耍,我不在家的日子里,她独自守着偌大的一间屋子,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絮絮叨叨地说到深夜,好像突然想起似的,慌忙催我去睡觉,说我要是睡不好的话,头又会疼了。

  我回到房里,坐在灯下。想起小时候她打我骂我;想起她在别人面前赞我时的得意面容;想起我退学之后她对我任性胡闹的容忍和抱歉。也想像着弟弟和父亲去世之后她在家里的日子。

  不知不觉,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现在,我们还年轻,还可以常常陪伴在她身边,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会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人生。那个时候,她该怎么办?

  我实在不能想像,若干年以后,白发苍苍的母亲孤独一人坐在这间空荡荡的屋子里,桌上是一盏昏黄的台灯,在那个时候,我们将没有办法安慰她的寂寞,我们对于她的悲哀无能为力,属于她的,只是一个老人的凄凉和生命中所有或喜或悲的回忆。

  总有一天,她也会像弟弟和父亲一样离我而去,那个时候,我将没有福分再做她的女儿。

  我的心突然很痛很痛。

  长大,有的时候只不过是一刹那的事情。

  此后的日子,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或我做得不好,她仍像小时候一样骂我。只是语气中少了一点尖锐,多了一丝无奈和辛酸。

  我有时也会顶顶嘴,但大多数时候,我只是默默地听着。毕竟她是妈妈,毕竟妈妈也不是神,她也有苦闷,在她无法忍受的时候,她除了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发泄之外,还能怎样呢?就像我一样,留给别人的永远是一个坚强快乐的形象,在她面前,却完全地放松自己,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有了苦恼,仍是任性地发脾气。只因为,她我是我妈妈,无论我做错了什么,她虽然恼恨,最后仍会一次次地原谅我。

  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我许了一个愿,我希望我可以陪伴她一生一世。

  我希望上天可以答应我这个请求。因为,我爱她,一如她爱我一样。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 都是为了爱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