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随笔 长得丑有罪吗

随笔 长得丑有罪吗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涓涓细流 【 】【我要纠错

  小时候的我长得特别胖。还在刚上小学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是个不受欢迎的孩子。无论走到哪里,我都逃不掉别人鄙夷的眼光。有时在街上碰到一些不认识的村姑,她们会指着我起哄:“这是谁家的孩子呀,长得这么难看!”那些熟悉的邻居和我的叔叔婶婶们,看待我的眼光无一例外。我四婶婶常取笑我:“涓涓,你长得这么丑,将来怎么嫁得出去呢!”

  在我们那个村子里,我有一个几乎是人尽皆知的外号:八吨半。到底是谁起的已无从追溯,反正,这个外号就这么传开了。对那些村妇来说,这三个字几乎成了我的代名词。一直到十几岁的时候,偶尔都还能听到有人那样喊我。有谁知道,每每听到那刺耳的三个字,我是怎样一种揪心的痛!不,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会顾及我的心理感受。

  在学校,一些调皮的、同年级或不同年级的同学,常常会拿我来开玩笑,给我起各种花样的外号,制造恶作剧,好让我难堪。软弱的我无法反击,更因为自己默认了自己的丑,而无法去责怪他们,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才能让无声的泪水冲刷内心的委屈与伤痛。

  忘不了那次耻辱。那年我上小学二年级,代表班级参加开发区的尖子竞赛得了奖,在学校举行的颁奖大会上,当校长念到我的名字时,我在座位上站起来走向领奖台,台下竟然有同学在大声呐喊:

  “猪八戒上台啦!”那一刻,面对全校几百位同学与师长,尴尬已是不必说,更多的是内心无法言喻的痛!一种尊严被人踩在脚底的耻辱!

  ……

  你能想像,这对于一个才几岁的小女孩来说,是怎样一份难以承受的心理负荷吗?

  在那种特殊的氛围中,我过早地懂事了,原本就内向的性格变得更内向,也更忧郁,而且自卑!

  那时年幼的我还不懂得有自卑一词,长大了才知道,其实在那个时候,自卑就已在我心里埋下了根。幼小的心灵自此变得愈加敏感而脆弱,如一只惊弓之鸟,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拼命地逃离。我注定不能过着跟别的小伙伴一样无忧无虑的童年。

  有我这个丑小鸭,漂亮的姐姐自然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母亲让姐姐做的事情,姐姐不愿意做,母亲从不敢对她有一句怨言,落到我头上时,若然我拒绝,就会招来母亲的责骂。

  记得那时,家里穷,没文化又没什么本事的父母经常会到海边挖一些贝壳类的生物,回到家来就叫我们拿到市场上去卖,因为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到市场摆卖,会碰到许多熟人和同学的,那是很没面子的事吧。与我一样,年纪虽小但已懂得自尊心、虚荣心的姐姐断然地说:“我不去!”。母亲虽然不太高兴,可也没有说什么,然后叫我一个人去。当我战战兢兢地说我也不想去的时候,母亲就发火了,没什么文化修养的她对我开口大骂,似乎把刚刚从姐姐身上受的却没发作的怨气都发到我身上来了。后来当然是由我一个人硬着脸皮去了。

  小时候过年最渴望穿新衣。春节过了这么多个,可在我的印象中,母亲只给我买过一次新衣服。

  那一年春节,母亲照旧没有买新衣服给我,只买了姐姐的。母亲说:“你刚刚订了新的校服,就不用再买了。”可姐姐不也一样订了吗?-这句话我没敢说出口。年初一的时候,姐姐穿上了漂亮的新衣,而我穿的是学校的制服-尽管,也是新的。我跟自己说,母亲没有买给我,是因为家里穷,只能买一个人的。这样我心里便会好过些。

  ……

  母亲在生活中处处体现出来的对姐姐的偏爱,我虽然觉得委屈,但还能自我安慰以及尽量地去理解、体谅他们。我最不能介怀的是,面对别人的鄙视,他们不仅没有维护自己女儿的尊严,却还要在我流血的伤口再撒一把盐!-也许是听多了别人对我的冷嘲热讽,大概以我为辱吧,终于有一天,我听到“八吨半”这三个字由母亲口中喊出来。那一刻,早已听过无数次的这三个字却显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刺耳,犹如一把尖利、无情的锋刃,将我那颗已千疮百孔的心割成一片、一片……

  “妈妈,我也是你的女儿啊!人说,子不嫌母丑,可作为母亲的又怎能歧视儿女的丑陋呢!”

  滴血的心在无力地呐喊……

  我怨上天的不公,却不能不认命。我能怎么样呢?外貌是天生的啊!谁让我生来就没有姐姐漂亮呢?我认了!可是有一样东西,在姐姐面前我从来不认输!那就是学习。在学校,我的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的前三名,每年都代表班级参加开发区的年度尖子比赛,每次都能取得优异的成绩。小学里一般都是按成绩好差推选班干部的,所以我几乎年年都被选为班长。在学校里,虽然有时还是会因为外表而不免受到一些调皮同学的侮辱,但是,也会得到一些对我的外表有着正常心态的同学的尊重和敬仰,而成绩极好又极其懂事的我,自然得到老师们倍加的青睐和疼爱。

  只有面对老师的赞许、同学的艳羡,面对那一张张骄人的成绩单及那些用心血换回来的奖状、证书的时候,我才能找回那因外表失去的尊严,才能昂头挺胸地做人!

  但是,姐姐在学习上也从不逊色于我。她是幸运的。上帝把我的美貌这道门关闭了,只为我打开智慧这扇窗,而姐姐,上帝对她太过仁慈,把美貌和智慧同时施舍在她身上。我和姐姐在学习上一直不分胜负。但是,我身上有的东西姐姐都有,而姐姐所拥有的我却永远也无法获得。自然而然地,父母对姐姐的爱一如既往,而对我永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小学六年级那年,不知为什么,我的成绩特别地好,几乎每次考试、测验都能顺利地拿第一。

  可是,有一天,母亲对我说:“涓涓,你别去上学了,出去打工供你姐姐念书吧。”母亲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在我听来却不亚如一声晴天霹雳!那一刻,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良久,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我,对着母亲大声哭吼:“不!我不!为什么你就不能叫姐姐去打工供我上学呢!”我知道家里条件不好,我能体会父母的艰辛,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也许我太自私,我不够伟大,但我并不是不能为了姐姐而放弃自己的学业、前途,只是,在听到母亲那句话的那一刻,我更多的是心痛!为母亲如此偏爱姐姐而心痛!一直以来因为外表而所受到的歧视、冷落、屈辱……此时此刻,如电影一般,一幕幕地在我脑海中重演。母亲的话,对早已伤痕累累的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的打击,我已濒临崩溃的地步!那一刻,我深深地认识到我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是如此的孤立!我彷徨、无助,可是,我坚决不服从母亲的命令,我有一点像是在斗气,但更多的是想到:外表带给我的屈辱已经令我丢尽了尊严,如果再失去了成绩,我还剩下什么?我不敢想象。于是,我坚持不言弃。

  那时,我家附近有一间小型的生产皮鞋外包装盒的工厂,是一个同学家开的。小小的我,天真地希望也能用自己的双手为父母减轻一点负担,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于是,我跟母亲说,我也到那里干活好不好。母亲没说什么。于是我就去了。其实我知道,这赚不了多少钱,可是我也知道,我再也不能心安理得地一心读书了,我只希望这样母亲就不会再让我缀学。除此之外,我别无它法。于是,我就这么开始了我小学生涯里“边工边读”的生活。

  每当深夜,做完一天的事情,躺在床上,白天的一切就会重现眼前,想到为什么我的生活就不能像别的同龄人那么无忧无虑,为什么世人要以这么势利的眼光来看待我,为什么父母不能用家庭的温暖来包容一个无奈的女儿……白天故作的强颜欢笑,在这个夜籁俱寂的时刻,统统瓦解,泪水不知不觉中已打湿了枕巾。多少个无眠的夜晚,我就那样一任奔涌如泉的泪水恣意地流淌。只有泪水,才能尽情地渲泻我的委屈、我的无奈……那段时期,我的心理特别的脆弱,身体的累打不倒我,可是心灵的累却几乎要把我压倒。死神曾经无数次光临我的意识,我对死的抵抗力越来越薄弱,我不知自己还能支持多久……

  后来,我把这一切都写进了日记中,那时写日记是班主任布置的任务。看到我的日记,班主任深感震憾。当天她就来到我家,找到我父母,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可是,在班主任的面前,母亲竟然否认她曾说过让我缀学的话!也罢,母亲承认与否都已不再重要了。那次后,她没再提缀学的事。那段让我刻骨铭心的边工边读的生活就此暂告一段落。

  两个月后,我参加了小学汇考。不久成绩公布了:整个开发区十多间小学,我竟然获得总成绩第二名!而第一名只比我高一分之差。喜讯传来,我意外之余,除了有点欣慰(因为总算对得起自己),没有太大的喜悦。然而,母亲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使我仅存的那一点喜悦也都消失贻尽。母亲说:“你才考了208 分,你姐姐去年比你还高分呢,可惜没排上名次而已。”(姐姐比我高一届,那年汇考她的成绩也不错,同样也考进重点中学的尖子班,只是总分没能进入开发区的前三名。)母亲说这话时有点酸溜溜的感觉,脸上没有丝毫高兴的神色,似乎我所取得的成绩在她的眼中一文不值,在她心里得不到一丝的反响。我知道,母亲的低调、母亲的不屑一顾,并不是出于以此防止我会因为取得好成绩而骄傲。

  我太了解母亲,只上过两年学又思想落后的她,对儿女的教育,永远不可能有那么前卫的意识。

  那一刹,在学习上从没向姐姐低头的我此刻却彻底地认输了!我用心血拼搏来的成绩因母亲的一句话而刹时化为乌有,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所有的努力都抵不过母亲的一句话。我终于认识到,无论我怎样努力,在母亲的心里,我始终都是比不上姐姐的,无论是外表还是学习!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沮丧和绝望!我甚至怀疑,我还需不需要继续这么努力地学习!还有价值吗?我的生命如此的卑微,大概死了也不会有人发一声叹息吧!还会有人会在乎我的学习好不好吗?

  在这种复杂、低落的心境中,我走进了中学的校门。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到处都是陌生的脸孔。此时的我,由几岁到现在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早已使我的性格变得更内向、孤僻,甚至到了自闭的地步!我的自卑感开始在作祟。我不敢跟陌生的同学说话,而因为我是一个丑小鸭,也没有同学会主动跟我沟通。我久久无法适应这个陌生的新环境。学习上再也找不回原来的自信和冲劲。我的成绩一下子跌到班级的中游。成绩平平,相貌又不起眼的我,像被遗忘在一个孤独的、黑暗的角落,没有人跟我交朋友,没有人关心,更没有人会想到,那个在他们两千人中间取得第二名的人就是我。甚至有一个同学还曾经问我是不是靠走后门才能进入这尖子班的(中学时分尖子班和普通班)。直到有一天,那个同学不知从哪里得知了这个真相。他冲到我面前,声音大得全班同学都能听到:“原来你就是那个考了第二名的XXX 呀?我开始还以为只是同名同姓呢!”面对他质疑的目光,我不置可否。是我又怎样呢?

  早在母亲说那句残酷的话时,这所谓的名次、荣誉,在我心里就已烟消云散、一文不值了,就算获得的名次、荣誉再多又怎样呢,我也还是我,永远也超越不了母亲心目中的姐姐。更何况,以我现在这样的中上游成绩,再让人冠上这个头衔,岂不更惭愧、汗颜?我仍是意志消沉,一蹶不振,甚至开始有点自暴自弃。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半年。这个时候,母亲又再次提出:“涓涓,你还是回来吧。”

  听到这话,纵然心里仍然泛酸,但已经没有像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反应那么大了-我,累了!

  当年尚如此年少的我,说“累”或许有人会觉得我幼稚甚至矫情,但,那时的我,除了这个字,已实在没有别的能表达得更贴切的了。我,真真切切地感到累了。内心的疲倦让我已经无力再对母亲的命令作出任何反抗。

  从刚刚懂事的幼年起,一直到15岁的今天,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活在别人的白眼和歧视里,我无法走出、无法突破那个怪圈。但丁说,让别人说去吧,我走我的路。可是我做不到!我无法如此洒脱、无法如此的超然。那个“吃人”的社会,那些“吃人”的人们,吃掉的是我的心灵,是我正在发育成长的、健康、幼小的心灵!我恨这个夺走我无数眼泪的地方,恨那些无视我的尊严,把我的心灵糟蹋得千疮百孔的人们,甚至……恨那个已经没有任何温暖可言的家!我迫切地想逃离这个魔鬼般的地狱,迫切地想要挣脱那囚禁我心灵的枷锁!-我从心底渴盼着我的新生。

  “回来就回来吧。”

  就这样,尚未能深刻认识到文化知识的重要性,而又被当时强烈的逃离欲望所驱使的我,终于对母亲妥协了。于是,初一都未念完的我从此永远地告别了我的校园生涯。

  我终于得以逃离了那个恶梦连连的地方。未满十六岁的我,怀着姐姐的身份证,跟着一个同乡去了中山,一个宁静的小城,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也许城市人毕竟比农村人有修养,在这里,我再也没听到过那些令我心有余悸的外号,也很少有人会因为我的外表而用些尖酸刻薄的话来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我在庆幸的同时,又为那逝去的校园生涯而无限婉惜、缅怀。

  或许,时间真的是最好的疗伤药。又或许,多年的城市生活,已使我的外表、气质有了某种程度上的蜕变。心底那曾滴着血的伤口,渐渐地被舔舐愈合。只是,长久以来的经历造成的自卑,在我的内心深处早已是根深蒂固了,现在更是蔓延到了我的日常工作中,感情生活中,总之无处不在。自卑,是那段童年生活留给我的最大的后遗症。我很清楚地知道,那已经成了我人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然而,要完全解除这个心魔,又岂是一朝一夕所能做到的事。毕竟,那是多年的日积月累而形成的啊!

  那些曾伤害过我的人们,还有我的母亲,当初我是那么的恨他们,恨他们的世俗、势利与残忍。

  然而,事过境迁,几经风雨今天已成长为人的我,对他们已没有了深深的恨,或许还尚存着一丝幽幽的怨吧。毕竟,童年的经历对我整个人生的影响太深了,我想,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但,我已懂得换一个角度来诠释。

  不经风雨,怎见彩虹?那该是我生命中最弥足珍贵的一笔精神财富吧!

  我想,人们-始终是善良的。一切的伤害都只是源于文化知识的缺乏,思想观念的愚昧落后吧。

  这样想的时候,我的心里便释然了许多。

本文转载链接:随笔 长得丑有罪吗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