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我的成长杂记

我的成长杂记

2005-06-10 00:00  自考365.COM社区·如水年华 【 】【我要纠错

  春日,我无可抗拒的爱上了许巍的歌。《时光。漫步》反反复复听了不下百遍。喜欢那明快又微带忧伤的旋律,喜欢那干净又简略的填词: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

  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

  又想起你

  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

  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

  你像鲜花那样地绽放

  让我心动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

  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

  又想起你

  也许就在这一瞬间

  你的笑容依然如晚霞般

  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

  神采飞扬

  歌声拨动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根琴弦。于是想要敲些什么出来,似乎才对得住这春光。

  -题记(有些长)

  1 、我的童年,已经不再是半饥饿状态的时代。顿顿都能吃上饱饭。我曾经在一篇演讲词里这样感慨我所处的年代:有幸生逢改革时!

  的确。

  我出生于一个极为不寻常的年月。国家级的首要人物毛泽东,敬爱的周总理,元帅大将军,在这个时候相继去世。我一来他们就走了!接着是震惊中外的唐山大地震,再然后是四人帮的粉碎。全中国的老百姓,还没有从痛失毛主席的悲痛欲绝中缓过劲来,中国已经面临着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小平同志带领我们迎来了十一届三中全会,走进了改革开放的时代!春风吹遍了中国这块厚重的土地!面黄饥瘦的中国农民张望着,期盼着。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之下出生的我,有着惊人的叛逆与任性,超风格的性子,似是要呼应这样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

  我从小就寄养在外婆家,母亲偶然去接我回家住些天,但我还是喜欢往外婆家跑。那里有我熟悉的小伙伴,碧水盈盈的小池塘,欢快的汪汪狗儿,哞哞叫唤的憨厚的小黄牛。而我最喜欢的是,嘴里叼根狗尾巴草,骑在牛背上去放牛。那时的蓝天,那时的绿草,那时我纯真灿烂的笑靥,如今只能被定格在方寸之间的相框里。

  外婆很疼我,几乎是溺爱。母亲没有兄弟,就一个姐姐-我的姨妈。外公替姨妈招赘了一个男人,生了两个儿子,总算是如外公所愿给他家续上了香火。我和两个表哥年纪相差将近十年,我理所当然的成了这个家庭的小皇帝。可能也就是这样的环境培养了儿时的我娇气任性、自以为是的性格。

  我在完全属于我的地盘里生活了七年-我这样一个外姓人!而我几乎却能够呼风唤雨,与左邻右舍的所有小孩打的火热。比我小的都喜欢跟着我,比我大的都让着我;我跟着表哥去钓鱼,和隔壁的姐姐去捉虾,然后弄的像只泥猴,分辨不出眼睛和眉毛,提溜着一条鱼孙子晃悠悠回家。

  外婆是从不责骂我的,慈爱的念叨着给我洗澡。外公呵呵地笑着看我那条“战利品”。姨妈没有女儿,视我如同己出。我这样幸福的童年在我上小学的那年结束了,我从此不再像那时那地的快乐过,我想我将来的日子也不会再有那样的快乐了。外婆老了,眼花耳聋;外公已然西去了;表哥都结婚了。

  我也将别无选择的进入-我的少年时代。

  2 、自从被母亲接回家,我便不复往日快乐。

  我不喜欢隔壁的小邻居,我很少和他们一起玩耍。我不喜欢母亲为工作和家务忙碌奔波,由此引发的暴躁脾气。我也不喜欢大伯伯家门口那只红额头的大公鹅,见了小孩就没命的追,我一天要好几次经历这种惊心动魄的场面-尖叫痛哭着疯狂的逃跑。

  我慢慢长大,我需要替母亲分担家务,我需责无旁贷的照看小弟弟。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是母亲对我的教育。她要把我娇气任性的性格扭转过来,而她的方式又不够智慧,或者说是缺乏耐心,不懂循序渐进,因为她太忙,因为她很累。

  我八岁的时候第一次学会划火柴。当那簇小火苗“哧”的一声燃烧的时候,我吓的甩手扔了它。

  但锅里的生芋艿不会自己把自己煮熟的,何况那是母亲上班之前交代好的,她下班回家的时候希望我能煮熟它们。我又一次眼流满面拿起火柴,哆嗦着小手引燃了那根小小的火柴,自此,我在厨房里成了母亲的小帮手。

  成长的欢乐与痛苦都与日俱增。我与母亲更多的时间是在争吵,她发现这个从小被她送到娘家的女儿,怎么这样不听话,这样任性不乖顺。青春期那股叛逆自负的劲儿暴露的没有一丝遮掩。我开始写诗,去投稿,然后被发表。我已经是一个中学生了。小学时优异的成绩,醒目的大队长袖标,都远去了;参加了无数次的比赛,满墙的奖状纸,被一一撕去,然后被风化。我不喜欢它们刺激我的眼球,我已经不再是优等生了。

  初中的最后一个学期,我被邀参加了由当地教育报组织的一个《中学生文学沙龙》。于是我认识了我的文友,一个长的轮廓分明格外漂亮的男孩子。

  那年,我们都十六岁。

  之后的日子我依然淹没在图书管。临近中考的最后日子,我才发现我的文科好的出奇,我似乎没花什么心思就可以得到高分。而要命的是数学和物理几乎令我崩溃。我郁闷的发狂,六月一个燥热的夜晚,我提笔给我的那位文友写了第一封信。我没有想到一个星期之后,收到了他的回信。英挺的笔迹跃然纸上。我一直对自己的书法相当自负,整个中学时代学校的黑板报几乎都是由我来写的,如果参加此类的比赛,也都能混个名次回来。但当我展开他的来信时,我知道我太自以为是了。突然间我就醒悟了,其实我仅是一只井底之蛙,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自命清高。

  但命运最终还是没有眷顾我,我只能落魄地提着行李,前往城市郊区的那所中专院校。

  三年中专,我一直轻松的几乎散漫。枯燥的专业课,我都尽力学好,因为那是我将来饭碗的来源。其他的我都看的很淡,平日在外说话不多,在寝室却能眉飞色舞。也是从那时起,我和那个文友开始不间断的通信。我们没有通常所谓的早恋,信的内容一直很健康,我也慢慢变了。尽管依然棱角分明,但很自然大方得体。星期六我们会相约去踏青,偶然也和他几个要好的同学。也是在那时,我认识了他的女同学,一个自信开朗,率真活泼的女孩。从此我们成为最好的朋友,直至今日。尽管她在2001年时去美留学然后定居,我们至此可能也很少见面了,但依然保持联系。

  十年之间,我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毕业,然后参加工作,一切都是那么平淡。我的文友离开了这个城市,他本来就不属于这儿。我工作的那年,他北上求学,去了他理想的学府-清华。那个率真的女孩,也走了。剩下我,那年的那个九月,我明显的感觉落寞与孤独,似乎被抛弃了。我曾经向往的大学,这辈子是无缘了。

本文转载链接:我的成长杂记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