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央视论坛:谁卖了我的分数

央视论坛:谁卖了我的分数

2005-06-10 00:00  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 【 】【我要纠错

  主持人:董倩

  策划:李锦

  编辑:葛宗萍

  嘉宾:王前虎劳凯声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来到《央视论坛》。这两天各地都在陆续公布高考成绩,与往年一样,如果考生想要提早一些知道自己到底高考考了多少分,就要付费查询。其实早在好几年前就有不少人质疑,为什么我的高考成绩我还要花钱去买才能知道,另外社会各界也在不断发表意见,讨论这种高价倒卖高考分数的合理性,但是几年时间过去了,这种现象不但没有得到治理,反而是蔓延的趋势。对此我们有很多问题要问。比如说招生部门把考生的成绩卖给了电信企业,到底是应该还是不应该?另外,电信企业在制定查询高考分数标准的时候,凭什么要收那么多钱,他们的标准是什么?今天我们演播室就请到中消协投诉部的王前虎主任,还有北京师范大学的劳凯声教授。

  短片1:

  6月25日左右,各地将陆续发布高考成绩。在第一时间知道成绩,成为广大学生和家长眼下最迫切的愿望。高考成绩的发布方式,从最初的张榜公布、邮寄、电话通知,到现在的电话、手机、网上查询,让考生和家长得以越来越快、越来越便捷地获得高考成绩。然而随着发布方式的改变,也带来了从免费到收费的革命性变化,高考查分成了教育部门和电信企业获取巨额利润的一个潜力巨大的新市场。

  近几年来,查分收费的势头也愈演愈烈:

  1、查分收费的价格年年水涨船高。

  据调查,各地的查分费用普遍是普通信息费用的数倍甚至是十数倍,为1-3元左右每分钟。

  2、收费的范围越来越广。

  现在,不但是高考查分要收费,研究生入学考试、自学考试、成人高考、英语四六级考试等等的成绩发布也纷纷加入了收费查询的行列中。

  3、收费的项目越来越多。

  现在的收费不仅限于查分,已经逐步扩展到了查询报名信息、考场信息、录取线、录取名单等等也要收费。

  主持人:我想,全天下的考生的心态可能都是一样的,如果有可能,都希望在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到底考了多少分,所以说在特定的时间内,高考的分数就成了一个紧俏的稀缺产品,别说是两三块钱一分钟,我想,就是翻十倍,二十、三十,照样是门庭若市,但问题就出来了,为什么会存在免费的,还有收费的,而且这个收费的是在免费之前?

  王前虎:查分数到底是我的权利还是不是我的权利,或者说是主考部门的义务还是它的权利,如果说你告诉我的分是你的权利,那当然你收费,你主张自己的权利,可能还情有可原,如果说你本来就应该告诉我这个分数,但是我要采取一种收费的方式告诉你,我考试之前交的那些费用包含不包含…

  …

  主持人:但问题是,您刚才提出了一个问题,对于这些组织考试的部门来说,你及时有效地把这些分数告诉考生,这到底是他们的义务还是他们的权利呢?

  劳凯声:可以肯定说这是他们的义务之一,也就是说考试部门组织考试,其中就包括了把考试最后考生的信息传达给每一个考生。

  主持人:作为我是考生的话,我在考试之前交了一笔钱,这笔钱包不包括你应该把分数及时告诉我这个动作?

  劳凯声:是这样的,也就是说他在参加这场考试的时候,在履行了各种手续,缴纳了必要的费用之后,他已经有了对于考试结果的知情权。

  主持人:比如说他要把考生的分数作为一个资源卖给电信公司,这个权利是谁给它的?

  王前虎:实际上归根到底就是利益机制的驱使,如果说我们拨打12315、12365,或者我到工商局注册,各种信息都需要付费的话,其实各个行政机关都可以做,是不是,但是他们没有做,为什么?

  因为这是他的义务,我去注册,我需要交什么证明,我要办什么手续,你有告知的义务,所以才有了工商局注册大厅给你提供很多的,比如可以点击荧屏来查看信息,或者我可以提供一些资料,比如税务部门要求你纳税,根据的法条是什么,你需要纳多少,需要什么时间来补,它也会主动地免费告诉你,我觉得这是一种义务,搞清了权利和义务,就不会产生不该收费的乱收费,政府部门,政府机关或者是考试的主办单位应该履行的义务反而把它当成了一种权利的一种意识上的错位。

  劳凯声:其实如果我们看一下,这种现象出现大概就是最近几年,考试已经是很长时间了,每年都会考,但是卖信息,或者说有偿查阅考试分数,这是最近几年才有的。也就是说考试部门利用了现在的一些信息传播上的新的技术,新的手段,把原来应该是无偿地提供给每个考生的信息,把它有偿化了,这样一种做法,我觉得这是一种大概也是最近一些年市场经济把考试变成了一种经济,考试经济,从考试这件事情上可以谋取一些利益。

  劳凯声:那么从现在来说,这个社会现在也是一个信息经济的社会,信息本身可以增值,可以创造财富,但是我想必须要区分一下就是刚才王先生说的,其实现在有一部分是可以通过市场来运作的信息,你要获得这部分信息你应该付费,另外还有一部分信息属于公共信息,公共信息应当由掌握这种信息的部门无偿地来提供给社会公众。

  主持人:高考考分是作为公共信息还是作为商品?

  劳凯声:我想是这样,高考的考分作为每一个个人而言它是属于个人的一种个人资料,是一种个人信息,但是高考这件事情并不是一种以市场来运作的事情,也就是说它是由政府来组织的,实际上所提供的高考服务按我的理解,它应该是一种公共服务,因此它提供的信息应该属于公共信息的范畴。

  主持人:并不是说非让你选择有偿服务,你可以等,你可以等到无偿服务,我按照传统的方式给你提供分数那一天,你等不及所以才去查,这你不应该赖我,怎么面对这种说法?

  王前虎:考试完了,为了得到分数,因为它关系到他的录取不录取。

  主持人:这是人生的大事。

  王前虎:可能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个时候用一句比喻词叫做热锅上的蚂蚁,我觉得不为过,像我也是经历过这样的,自己的孩子考试,也急于想得到他的考试成绩,在这种情况下,热锅蚂蚁旁边给你端了一碗凉水,您说有多大的诱惑力,而这个凉水没得选择,只有这么一碗。

  主持人:关键是你要喝这口水,并不要你付很多的钱。

  王前虎:钱不多,但是基数很大,就像短信一样,前一阶段我们也发出警告,就是短信的陷阱,可能一个包月五块、八块、六块,一条短信收你五毛、一块,但是基数大了,它的总额就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比如说一条短信我收你一块钱,那么如果是50万条短信那就是50万元。

  观点:

  6月14日《合肥晚报》:为何把我的分数高价卖给我?

  网友:考生的分数是考生的隐私,教育部门不应该把它作为“商品”卖给商家。考生本身已按规定交纳了报名费,教育部门有义务在第一时间将成绩通知考生,否则,有违约之嫌。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虽然它提供了免费和有偿的这两种方式,但是免费基本上就是形同虚设了。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举一个例子来说,去年江苏省招办把高考考分作为一个信息资源卖给了江苏电信120万,这个价是怎么定下来的,作为一个教育主管部门能不能这么做?另外一笔钱就是电信部门在定出来每分钟两块到三块钱,这个钱是怎么定出来的,比如说我查了一下,就说公益类,像办事指南、公开电话、邮电业务宣传、消费指南这是免费的,刚才您说,还有普通类的查询,像法律咨询、居民服务收费是两毛钱一分钟,公共服务、家政百科,医疗保健,四毛钱一分钟,证券行情,这是热门,人才交流也是热门,这叫特殊服务类收费,也只是八毛钱一分钟,为什么牵涉到所有人都关心的高考考分要定到两块到三块,比长途费都要贵,这是怎么定出来的?

  王前虎:这里面涉及到服务收费标准的一个合理合法性。按照价格法的规定,涉及到公众利益的一些服务或者商品的收费应该履行价格听证的程序,我们把这个问题能不能归纳到这种公众性的服务,如果是涉及到千千万万的考生及其家庭,及其家长的切身利益,我觉得跟我们平常用水用电用气一样,应该是属于这一类的服务,按道理就应该履行价格听证的程序,履行了价格听证的程序就是使这个价格定得比较公开、透明、合理、合法,如果做到这一点,我想考生或者家长对收费可能他就会比较理解,能够接受,如果说前提是可以收费,但是这个收费收多少,这是一个量的问题,需要履行这个程序。如果本身经过论证,认为这种收费于情不合,于法不符,于理不通,这种情况下可能你收就是违法的。当然说这个事还需要主管机关做出一个性质上的界定,但是无论从定性上还是从定量上,的确是有值得探讨的余地。

  劳凯声:因为考生的考试成绩其实是属于每一个考生的个人信息。我们现在比方说现在中小学学生的成绩,按照现在很多国家的规定,在中国现在也是这样的,它属于个人的隐私,属于个人信息,没有经过自己或者自己家长的同意,是不能随便向其他人披露的,从这点来说它应该属于个人的信息,这种个人的信息当然是通过一次考试体现出来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考试部门把它卖给信息部门,卖给电信部门,这件事情合法不合法,按照我的理解,我认为这会有问题。

  主持人:打个比方,这些招生办公室可能我们可以把它比作成一个仓库保管员,现在我们的分数,学生的分数就是仓库里面的物资,你的任务是应该看好,然后处理好,但问题是你现在没有经过人家的同意,你把它卖了。

  劳凯声:也就是说你不具有所有权,你只是保管而已。

  王前虎:这个事不由得让我联想出一个问题来。前一阶段也有媒体披露,有一些初为人母的同志接到了很多电话,都是一些做婴幼儿产品的,营养品、服装、玩具等等,打了个电话问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她说你这个电话从哪里得到的,他说不告诉你,后来有知情人给她透露了,说这些信息都是由妇产医院的一些人偷偷地把个人的一些信息资源卖给了这类公司,这种问题大家肯定是一致认为应该是被谴责的,我个人的信息你有什么权利作为一种资源卖给另外一个商人呢?同样,劳教授刚才讲的既然可以定性为,把我的考试成绩定性为我个人的私人信息,那么你未经我的同意就把它卖掉,实际上就是卖掉了,目的是为了赚取一部分钱财,这种行为的确是令人值得怀疑,是不是有法律根据,行政部门是这样,如果法上没有授权的,你是不能够去做的,它符不符合行政许可法的规定,或者说是否违背了行政许可法的规定,我觉得确实应该很好地去考虑一下。

  主持人:现在是没人深究,咱们就以江苏省为例,高招办把这个信息资源卖出去了,得那120万,您干什么用了,怎么用,到底有没有一个下文,这都是没有人追究的事。

  王前虎:作为政府,它是由财政拨给它办公的费用和人员的费用,按道理,它没有创收的义务或者说没有创收的权力,这种创收,我们暂且不说它是不是合法的,即使是合法的形式创收,可能对一个行政机关来说也是不妥当的。

  观点:

  网友:教育部门把考生分数作为资源,以获得利润,是一种不合理的信息“垄断”。实现查分公益化,应该是教育部门的责任和义务!

  网友:高考成绩应该免费公布给考生,其支出应由财政支出,并且要多渠道公布,网络,电话等,电话查询应只收取普通电话费,而不应该借自己对高考信息的垄断地位而大捞一把。

  主持人:就两位的了解,现在卖高考考分的情况在全国普遍不普遍?

  王前虎:应该是很普遍。

  主持人:这样的话全国的考生有多少,他们能挣多少钱,今年参加高考的就有六、七百万学生。

  劳凯声:如果平均每人是3块钱,那就说2000万左右可以赚到。

  主持人:而且问题是3块钱是1分钟,打一个电话怎么也得两、三分钟,这得多少钱。

  劳凯声: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一笔很小的费用。

  主持人:那就有一个问题了,对于城市的学生来说他们可以享有这样的便利,因为提供了这样的可能性,但是对于农村的这些学生来说,这不就是不平等、不公平吗,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竭尽全力参加高考,接下来在信息上又处在弱势的地位,对他们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如果是有偿服务的话?

  王前虎:应该说是一种不公平。

  主持人:现在问题是就是存在着这种免费,免费要晚于付费的很多天,可能作为一些没有打电话的或者没有条件打电话的学生这要等到……

  劳凯声:那就得等到最后,通过传统的邮政的方式来获得信息。

  主持人:那比如说,现在有一些地方都是知道分数以后填志愿,这样的时间差对这些学生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劳凯声:很可能是非常不利的,这就是现在所谓的在信息社会发展过程当中的数字鸿沟,城市和农村,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由于这种信息技术利用的不一样,从这点来说可能会出现不平等,比方说我先获得信息,在第一时间获得我的考试成绩的人,他就有可能做出比较早的判断,在填报志愿等等在这些方面可能会处于有利的地位。

  主持人:但我们看这个现象的出现并不是今年开始的,应该说是前几年就有了,大概有几年?

  王前虎:大概,我想想,能有七八年了。

  短片2:

  2000年北京:6万人次打烫查分台(《北京日报》2000年07月25日)

  2001年北京:短信息查询高考成绩3.1元每次(《北京晨报》2001年7月26日)

  2002年江苏:电信、移动和联通三巨头联手推出高考查分,有关人士粗粗匡算了一下,全省考生和家长在10分钟内给商家“充值”200万!(《金陵晚报》2002年7月26日)

  2003年南京:江苏电信120万独家买断高考查分(人民网南京6月15日电)

  2003年福建:声讯查分费用年年暴涨。2001年以前每分钟1元,2002年2元,2003年涨到3元。

  每分钟3元的有高考、自考、成人高考、高职高专升本科这几种最热门的种类,其余的都在每分钟2.5元以下。(人民网2003年06月12日电)

  2004年上海:高考查分仍旧收费,每分钟2元,市话费另算。(6月12日东方早报)

  2004年北京:公布5部收费查询电话(6月14日北京青年报)

  主持人:刚才两位都分析得很透彻,但是政府部门仍然在这样做,这么长时间了不停止,而且我们看还有蔓延的趋势,这是为什么?

  劳凯声:可能是对这件事情的性质理解上有不同的看法,按照我的理解,我认为考试这件事情是不能完全以营利为目的来做这件事情,这就是为什么高考必须要由政府来组织,具体的来说就是由政府的教育主管部门设置专门的教育考试机构来做这件事情,我想这样做的目的就在于因为它带有公益性质,它涉及到了所有的社会成员,要保持这个社会的公平性,所以它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从这样一个目的出发,而不应该从营利,从利益出发。

  王前虎:如果是作为行政的主管的考试部门,利用这种资源的惟一性和它的权威性,和一些经营单位,比如电信部门,联合起来去做。让你考生没得选择,家长没得选择,可能就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同时它也不符合我们国家对教育部门授权的规定,因为任何一个行政机关都有一个授权的范围,如果你超出了这个范围,应该说这就有问题了。

  观点:

  网友:对公共信息资源实行垄断,并且高额收费,其中隐含着政府教育机关同信息服务台的不良交往关系,对广大考生和家长是一种信息隐瞒和强制性收费。

  网友:关键是要查明这些收费收入是怎么分配的。是进入了财政部门,还是进入了教育部门的小金库?实际上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考生的考分完全可以立即在网上公布,而无需用信息台查询的方式,我想这完全是政府的义务。

  结束语:任何一项由国家组织的统一考试之后在第一时间通知考生成绩是考试组织部门应尽的义务,考试组织部门没有权利把本应该属于公共信息的考试成绩拿去卖钱、牟利、倒卖考试成绩,实际上是侵犯了考生应当享有的知情权和隐私权。教育部门在卖掉考生成绩获取经济利益的同时,是不是也卖掉了自身的诚信形象呢?感谢收看《央视论坛》,再见。

  好消息:

  6月18日《海南日报》:(海南)高考评卷23日开始查分今年不设电话、短信查分

  6月18日《广州日报》:深圳高考可免费查分将不与声讯台合作

本文转载链接:央视论坛:谁卖了我的分数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