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考场舞弊行为中的道德困境

考场舞弊行为中的道德困境

2005-06-10 00:00  浙江日报 【 】【我要纠错

  尽管有关部门已经加大了对考场作弊行为的处罚力度,并规定每个考生必须签署《诚信协议书》,但在高考这样权威的全国性考试中依然出现了集体舞弊现象;尽管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只关乎英语水平的测试,可在考前的半小时还是出现了泄题事件……再加上职称外语考试、自学考试、成人教育考试中频频露脸的“枪手”替考问题,这个曾经被人们视为公平竞争场所的考场正在各种造假行为的侵蚀下渐渐“沦陷”,而更可怕的是,当人们对这种造假变得见惯不怪的时候,社会道德规范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社会转型期面临“道德真空”

  “我们正处于一个社会转型期,任何社会都需要一套被人们普遍认同和遵守的道德观念,大量替考、作弊行为是在社会转型期出现的道德判断上是非观念完全模糊的表现。”浙江大学哲学系伦理学专家朱法贞老师认为,整个社会的诚信缺失是考场作弊泛滥的主要原因。他说,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中国社会在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市场经济本身是一种利益经济,客观上导致人们把经济利益作为处事判断的惟一动机。这时,原有的社会秩序被打破,多年积淀下来的传统道德观念遭到忽视和质疑。在一些人眼里,“循规蹈矩”成了“笑料”,“照章办事”被认为“不通人情”,而善于“投机取巧”者倒往往成了“成功”的范例……在这种“骗成功就是好,不骗人是傻子”的普遍心态下,考试作弊也并不被认为是件不光彩的事了。“在一种新的道德规范尚未建立起来的时候,人们表现出的是对自由度的无所适从。他们在观念上缺少了遵守规章的自觉性,在把握是非时又没有一个强硬的道德标准,越轨的行为自然渐渐增多。”朱法贞认为,“考场沦陷”只是社会道德转型期涌现出来的问题之一,是社会进程中无法避免的现象。“毕竟,中国的改革开放只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与西方成熟的市场经济相比,我们过多地注重了其中经济人的成分,忽视了同时作为一个道德人存在的必然要求。因此,建立适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德规范已经迫在眉睫。

  道德的软约束效果有限

  与法律相比,道德往往被称为一种软约束,但如果软约束效果在一些人身上显得软弱无力的时候,法律条文的重要意义就会凸显出来。与作弊成功的诱惑相比,因作弊被惩罚的结果就显得不痛不痒,因此,处罚力度不够是目前考试作弊盛行,尤其是“枪手”大行其道的一个重要原因。在高考舞弊案件被媒体多次曝光之后,今年5月19日颁布的《国家考试违纪处理办法》已经加大了考场违纪的处罚力度:只要认定一科考试作弊,所有科目成绩即全部作废。而对考生和替考者,目前各地普遍的做法是,替考现象一经发现,考生3年内不允许参加考试并通报批评,“枪手”被通报批评并通知本单位。尽管作弊者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但在权衡处罚与收益的比重后,作弊成本仍然相对较低:考生作弊被发现后只是取消考试成绩,并不触及法律条款,而在美国,替考就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最多可判两年徒刑,并载入诚信记录,会对将来的前途造成影响。另一方面,即使国内这样的处罚力度,也未必能够真正落实。朱法贞认为,作弊者大多抱着侥幸心理,而事实上,被抓住的通常也只是那些不善作弊技巧或是没有足够能力打通关节的作弊者。在有规可依的前提下,执行不严,监管不力也为作弊行为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惟学历论并不可取

  与道德转型和法令不力等社会普遍存在的问题相比,教育领域中评价体系与人才选拔真正标准之间的矛盾成了导致考场作弊行为的直接动因。“虽然作弊一直是考场‘顽疾’,但在以前,多是考生本人的一种投机行为,出现在那些成绩比较差,希望通过作弊来投机取巧,不劳而获的考生身上。而目前,作弊已经发展成为大规模有组织有预谋的行为,数量更加多,影响也更为严重,这与长期应试教育造成的重分数,重学历现象不无关系。”朱法贞说。现阶段,许多部门都以学历高低作为选拔人员的重要标准之一,而讲究学历,就必须通过英语四六级考试,就必须进入一个相对名牌的大学,就必须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在这样的考试循环中,一些明知无法通过考试但又不得不通过考试的人,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了作弊这条途径。也正因为有这样一批人的存在,才引发了舆论中“有情可原,被逼无奈”的同情之声。但是,作弊始终是违背道德评判标准的行为。“一旦其不再是个别现象,而我们又找不到一种解决办法的时候,它的危害必将蔓延开来。”尽快建立适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社会诚信体系,加强处罚力度、法令执行力度,改变社会人才的评价标准,才是杜绝考场作弊行为的努力方向。

  同情“枪手”,是对大多数诚信者的伤害

  作弊如同造假。对于那些学生来说,虽然他们还没有踏上社会,但成人世界里的“假冒”、“伪劣”行为已经侵蚀了他们的心灵。成人不仅没有为下一代做好榜样示范作用,而且起到了反作用,这是需要反思的。——浙江大学教育学系盛群力教授“枪手”就像是电影里的“杀手”,“杀手”后面总有一个靠山。如果要说谁更缺少道德,是雇佣“枪手”的人,自己不好好学习,到最后用金钱或是友谊来交换,但道德并不是能用金钱或是情感来替代的。——浙江大学物理教师胡昌兴因为四六级考试和学位挂钩才会引起这么多人的遐想。没有四六级证就一定没有学位,有了四六级证就什么都好办。有时候作弊也是为了生存,学习的压力越大,作弊的人就越多。——浙江工业大学大三学生萧亮曾经有朋友找我当“枪手”,被我拒绝了。因为我认为这种做法对“枪手”和“雇主”都是不负责任的。替考这样的方式看似助人,实则害人,不能因为朋友义气害人害己。——研究生一年级学生骆明对于“枪手”的存在,我是非常愤恨的。如果有人通过“枪手”替考获得证书,对于像我们这样努力备考的同学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应该制定更严格的监考制度,采用一些现代化技术制止高科技作弊行为,保障正常考生的权益。——浙江万里学院许晓洁学生们都会大谈“诚信”是一种美德,决不可抛弃。而事实上学生在考场的诚信却很成问题。这就显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学生的道德判断和道德行为出现了断裂。学校对道德教育的重视从未间断,但这也说明了道德教育的尴尬,道德教育只成功了一半:在道德判断层面,学生都能辨清什么是道德什么是非道德;然而到身体力行之时,却不能付诸实践,以至于到现在已经到了必须用协议和修诚信课程来让学生们就范的地步了。

本文转载链接:考场舞弊行为中的道德困境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