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时评:英语四、六级考试作茧自缚

时评:英语四、六级考试作茧自缚

2005-06-10 00:00  中国青年报·张洁 【 】【我要纠错

  这一周,一连串的事件把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先是考前7小时四级作文题就现身网络,泄题事件一时间成为社会热点新闻。继而,青海个别高校四级考场上的怪现象更让人瞠目结舌:一间考场近三分之一的考生用手机收发短信;辅导员为本班学生监考,发现枪手却视若无睹;作文要求写游客欢迎辞,开考后有老师拿着附有英文翻译的景点门票进考场(《中国青年报》6月23日报道)。

  让一届届学子充满敬畏苦苦应对的考试,现在容纳了如此嚣张的作弊,这是对四、六级考试本身的亵渎,也是对教育的亵渎。

  四、六级考试的作弊现象为什么这么严重?

  我们可以归因于现在的大学生不讲诚信,也可以批评一些高校管理不严、监考不力,但依我看,四、六级考试本身难辞其咎!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四、六级考试作茧自缚。

  在我的印象中,高等教育界、英语教育界和广大高校学子从各自角度对于四、六级考试制度的质疑、批评和抱怨已经持续了近10年,而且是越来越尖锐、越来越激烈。因为,任何一项考试在教育中的位置越重要,其对教育的危害可能就越大,高考如此,四、六级考试也是如此。随着四、六级考试规模和影响的不断增大,它给高等教育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越来越突出。

  比如,高校里非英语专业的教师批评四、六级考试成为大学的指挥棒:虽然没有行政命令,可大部分高校都把四级证和学位证、毕业证挂钩;学生的英语学习围着四、六级转,大学学习又围着英语转,4年时光全用在学英语上,荒废了专业。故而,相当多教授学者感叹,现在的大学教育就是英语教育,工具化、功利化的色彩越来越浓。

  英语教育界也在批评四、六级指挥棒下的大学英语教学,将其冠名为“哑巴英语”、“聋子英语”,以至于前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都批评我国的英语教学是“费时低效”。

  对四、六级考试意见最大的还是广大学生。虽然花费了很多精力背单词、做习题,但他们都认为这对未来的工作生活毫无用处,只能将之当成拿学位的工具。考60分和考90分得到的是一样的证书,怎么能反映实际的英语水平呢?去年,广东两名大学生甚至用自制作弊工具的形式来抵制四、六级考试。

  尽管这样,四、六级考试还是照样火暴,因为在人们心目中,它作为全国统一考试,是公平、公正的。

  然而,高校、学生的信任却让四、六级考试给自己编织了一个更大的茧———垄断。它在国内英语考试市场上,尤其是高等教育领域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虽然教育部门和全国大学四、六级考试委员会一直声称四、六级考试是高校自愿参加的一项考试,而非强制性的考试,但实际上,这个考试是由教育部高教司主持。

  这些年,国内考试市场上也出现了不少英语考试项目,但都没有哪个敢来挑战四、六级,只能是另辟蹊径,要么走商务英语的路线,要么打职业英语的旗号,只有教育部考试中心设计了一个公共英语等级考试意图从四、六级手里分一杯羹,但终未成气候。

  就像所有的垄断行业一样,没有竞争,就不能实现最优。

  越是垄断的,越是脆弱的。因此,这两年四、六级事故频出,去年北京发生窃题事件,重庆女教师利用监考机会盗卖四级试题答案案件最近也被披露,而这次四级泄题面积之大、影响之广,更令四、六级考试颜面扫地。

  毫无疑问,这个考试如今确已危机四伏,我们关心的是,社会舆论还会认可四、六级考试吗?

  用人单位还会看重四、六级证书吗?毕竟,对于水平考试而言,如果丢掉了权威性、客观性、社会美誉度、信任度,无疑是自断生路。

  也许,现在有关部门已经被逼到了两难境地———有考生强烈要求重新安排考试。但,不管最后怎样决定,都会损害更广大的诚信考生的利益。

  有关部门如果再不设法使其破茧成蝶,这个考试真有可能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本文转载链接:时评:英语四、六级考试作茧自缚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