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校园文笔:鸿雁六回飞

校园文笔:鸿雁六回飞

2005-06-10 00:00  四川在线 【 】【我要纠错

  我的第一封信是给一位大学教授写的。

  那一年我16岁,刚刚初中毕业。我像一般的少年人一样,疯狂迷上了古典诗词,用自己辛苦积攒下来的零钱,买到一本《宋词百首译释》,就如醉如痴的“钻研”起来。

  这本书是黑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陶尔夫先生编著的,他在书中深入浅出地介绍了婉约派和豪放派词人的代表作品和100多个词牌与词格,对于初入古典文学海洋的我来说非常解渴。只是,苏东坡著名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居然被他这样断句:“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是校对错误?看来不像,因为与此相对的上阙也被断成了“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写信求教于这位方家。

  然而,信一发出我就后悔了,一位大学教授在一个普通农村初中生的心中该有多重的份量,这是已成年后的我无法理解的事情了。我天天坐立不安,不敢告诉任何人,怕受到嘲笑和讽刺,但又几乎天天盼着邮递员的到来,而一次次在失望里加重着自责。

  终于有一天,我的语文老师拿着一封厚厚的信,笑眯眯地对我说:“行啊,小小年纪,居然和大学教授通信啦。”我的脸立刻就烫起来,心底涌出意外的惊喜和忐忑,接过那封信,立刻跑到没有人的地方打开来。

  陶尔夫老师在信中夸赞我的多思和好学,然后就耐心地讲解了他那样断句的理由,并鼓励我有问题多多来信。

  这封回信成了一块磁石,吸引了我此后向古典诗歌投入更多关注的目光,这封回信又是一个窗口,向我敞开了一个真正为人师者的博大胸怀。我在高中的前两年学写绝句、律诗,学填词,虽然往往为了照顾平仄而使整个句子佶屈聱牙,难以卒读,但每学期我整理出自以为拿得出手的作品向陶老师发信请教,都能按时收到他不厌其烦的教诲。

  转眼到了高三,我整理一下陶老师的回信,总共5封,按顺序把它们收藏起来,打叠起心情准备迎接高考。我告诉陶老师,我的目标是做他真正的学生,那个可以坐在大学课堂里听他讲课的学生,那个可以和他经常出入同一所图书馆并能就一些问题进行争论的学生。当把黑龙江大学中文系填进高考第一志愿时,我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激动。

  然而也许是平时的学习中太偏科了,两个月后我终于不幸地得知自己落榜的消息。那一刻我对自己非常失望,并且决定不再复读,而去走自学这条路。

  我没有勇气给陶老师写信报告我的失败,但却在这时意外地收到了陶老师的第六封信,他说在录取的同学里没有查到我的名字,不知我是不是被别的大学录取了,如果是,就应该服从分配,好好读书,因为所有的大学都会给学生需要的教育,所有的教师都会给学生同样的关注,尤其我是一个求知欲强、喜欢独立思考的好学生。

  读着这封信我泣不成声,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做出成绩来回报陶老师的知遇之恩。然后我开始了漫长的自立过程,找工作,学自考,换工作,一直都没有一个安定的心情,也几乎从来没有体会过自己想有的那种“成就感”,自然提不起笔来给陶老师写信。渐渐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会阅历的增加,我也不再重视这件事,以为陶老师桃李满天下,大约早就忘了他这个不成器的学生了吧。

  但是喜欢古典诗词的情怀仍然未改,虽然不再“钻研”大部头,遇上报刊杂志上相关的文章还是会拿过来翻一翻,就这样再一次与陶老师不期而遇。

  那是去年的一期《新华文摘》,在正文末尾处附有一些学术论文存目,其中有一篇 “论唐宋词发展与社会历史环境联系”的文章,署名正是陶尔夫。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名字上打着“黑框”。我一下子怔在那里:他去了?

  我这才想起,虽然与他通过6封信,但在信里从未谈及他的任何私事,甚至不知道他的年龄。

  总以为一切都来得及,来得及问候他的身体与家人,来得及问候他的事业与生活;来得及诉说我的奋斗和困惑,来得及诉说我的坚持与抵抗……

  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他这一去,阴阳永隔,鸿雁难飞。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发了一封信给黑龙江大学中文系,想了解一下陶老师的生平,或者得到他生前的一点消息,然而,这封信却再也没有回音。

本文转载链接:校园文笔:鸿雁六回飞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