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画梦实录——我的心理学自考全历程(一)

画梦实录——我的心理学自考全历程(一)

2005-06-10 00:00  北京自考热线·红叶98 【 】【我要纠错

  “天上天”是我比较喜欢的馆子,虽然短短的几年里它的烤鸭的价格上涨了25% 以上,不过好在这里的小姑娘依然乖巧伶俐,饭菜还算地道可口。

  第一次在北京闲逛是在这里吃的饭,第一次在北京出差也在这里吃的饭,上次论文答辩后在这里吃的饭,今天,我处理完论文的事情,自然的,又从北大的南门出来,在这里吃饭。

  和这里结缘,归根结底,因为北大。

  (一)缘起

  喜欢每过一段时间就和不常联系的老朋友们打一通电话,聊聊“新闻”。那个炎热的夏天的午后,李在电话那一头说:“嗨,我们的心理学办本科了,你不来看看?”言词间透着一份自得,似乎说:看,你一年前说的我们实现了吧。

  然而,这个最初的怂恿者,却在我告诉他我决定上他们的心理学本科以后,在我掏出第一年的学费放在他面前的时候,说:“你可想好了啊!咱们这么好的关系,你要是过一阵子说不学了,我可没法去北大给你退学。”我微笑的说:“我是仔细考虑过的。”那时侯,我的中文本科刚考完,文学学士学位刚拿到。

  一切缘于一个多年的梦想,一个夙愿吧。

  就我的性格的本质来说,我大概是安静的,喜欢思考,喜欢理论的。念初中的时候,最大的享受就是一个人躲在某个角落里读书,那真的要“躲”,因为我读的往往是与学业关系似乎不大的书,比如大部头的名著。我喜欢鲁迅,喜欢他的杂文,甚至喜欢关于他的杂文的分析评述,这大概就是一种取向。后来回忆,我开始读辩证法,开始知道黑格尔、圣西门,就是在那个阶段。

  于是,中专时代,熟悉我的老师说:“你应该学哲学。”就顺理成章了。可是很快,我发现自己迷上了一个叫做“心理学”的学科,从一系列充满奥秘的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实验开始。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导引我窥到这个美丽领域的那个年轻的老师,还坚持说他风度翩翩,非常迷人,虽然我的学友大多不大记得他了,或者简单评价说“一般”。

  从理论的、思辩的哲学,到年轻的心理学,我的喜爱似乎也是平滑过度的。

  大学我读的是中文,没有选择余地,保送的系别少的可怜。18岁的我,只知道“我要上学”,不知道怎样主宰未来。现在想,也不能苛责,在当时的情况下。

  二)第一学期

  第一个集中面授的夏天,我总是到的很早,为此还特意去姐姐家借宿,虽然在那样的季节里,借宿是不方便的。学习环境真的不敢恭维,一个大阶梯教室,只有几个吊扇呜呜的全速旋转,下面就是几十上百的学生。顾不得“养生之道”了,我总是努力坐在电扇下面,腕上缠绕浸湿的手帕,没有别的办法可想。至于蚊子,更是无力抵抗,“奉献”罢。

  很多人都以为我是年纪小的在校生,虽然我已经27岁了,已经工作了好几个年头。原因大概是我还是喜欢吊着马尾辨,穿短的黑地挑黄花的裙子和无袖蓝格上衣;也可能因为我很象一个乖巧的学生,早早的去擦黑板、收拾讲桌;还可能是因为我几乎每个课间都拿着书去前面问问题,结果和每个老师都“混”的很熟。

  班里同学据说有一半是学医的,四分之一的和教育有关。有同学断言:“你肯定不是学医的。

  学医的人已经习惯了有些东西就是弄不明白的,不刨根问底。“”那不行,我的几千块钱可是没地方报销的,不弄明白我不亏了?“我俨然是个商人。

  《消费心理学》有令人豁然开朗的营销策略,《变态心理学》虽然冗杂,好在有不少早烂熟于心的东西,喜欢和《市场调研》的老师讨论好玩的案例。

  九天也还好过。

  正象我在自由发言时说的,我的这份学习不为了学历,只是梦想在“作祟”,便是自由的,没有压力的。当然成绩学历学位什么的,也想顺手牵羊。

  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还是好好看书复习的。先是仔细的逐字逐句看了书和笔记,再把“揪”的出来的概念性的东西以手写方式整理了一遍,然后想明白各章节乃至全书大的框架,最后“感觉”哪些是重要的,哪些还不明白,哪些还没有记住。

  这样的过下来,虽然看书的遍数不多,可是够费神的。这是我几年考中文的方法,我说,如果我考不过去,真的是不知道怎样能过去了。

  话是这样说,心里还是没底,于是也会熬夜。坐在被子里、* 着床背,看书到11点多。

  考试的时候,真的领教了北京自学考试的严格。我的职业关系吧,对于石家庄的成人的考试的严重舞弊实在太了解了,虽然自己不打算“借光”,还是着实惊讶了一下。在石家庄是考生所在的考场有规律,为作弊提供了可能,在北京,考场的安排没有规律,老师不动,但是并不知道自己下一场的考场号,考场号每一场都调整,在每一个楼梯拐角之类的地方都有人导引,于是,考生不断的改变考场,但是并不混乱。真的很聪明的做法。

  《消费》考下来没有什么感觉,《市场》的题目比较灵活,是我喜欢的。坐车回去,大家吃晚饭什么的,当晚与前一天一样的奇观是很多的房间的灯光彻夜明亮,熬夜的和早起的差不多接上了。我是不行的,晕车,吃的不好,没有精神,一遍笔记都看不完,就睡着了。

  早上吃饭的时候,看到一个学友怀孕已经几个月了,还精神抖擞的和大家一起,好佩服。

  上车以后,终于忍不住翻开书看,一个同学说:“还看什么?怎么样了?”上午考《变态》,我回说:“等考试完了,我要写一本书,名字叫做《怎样以变态心理考过〈变态心理学〉》。我已经要变态了。”满车哄笑。

  回去的时候发生了一个不愉快的事情,本来我早已经说明自己回去的,时间还早,打算在北京四处走。可是辅导站方面忽然说,必须跟车走,或者交车费再离开,大概怕收不够钱什么的。并且对于与我的预先的约定,矢口否认,只说人多不记得了。其实为了确定,我一天前刚又问过。我不高兴这样,与之理论。对方忽然说:“你是老师,怎么能这样说话!”我立刻来了气,就事论事好了,最恨人拿我的职业说事儿了,我是老师怎么了?就应该忍气吞声吗?何况我确定自己说话一向客气的。若不是旁边的同学劝住,争吵是不可避免的了。

  只好回来,很不开心。我有时候有点“迷信”,后来想,这大概是一个预兆,我就不应该跟车行动,后来的跟车的麻烦就是没有汲取教训,这是后话了。

  考试的时候和我有关系,考试完了,就没有我的事情了,一直这样想,所以根本没有打算电话查分,省省长话费吧。所以在大家拿成绩合格证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消费96,市场90,变态86,是考的最好的。

  当然是开心的,也更有信心捎带学完这东西了。

  回忆那一段,印象最深刻的是听施大德老师的课,比如当她说:春运期间火车票应该涨价的时候,大家一片愕然,老师说:“我的课程培养的是职业经理人,不是职业消费者。”

  听好的老师讲课,是一种享受。

  (三)第二学期

  寒假的面授要开始了,可是困难也来了。按照我的情况,没有人能准确判定我到底该加试几门课程,我就决定把全部五门都考掉,加上本科的课程,我要听差不多22天的课程了,可是我的单位还没有放假。

  我是一个为梦想可以牺牲现实的人,没有什么既得的不可以舍弃。于是我开始不顾领导的脸色,请假。在按说我们会忙的时候。

  那一段日子,真的学习的辛苦,说痛苦也不为过。

  每天骑车70分钟穿过城市去听课,在滴水成冰的季节里,风真的象小刀子割过来。我已经几乎没有衣着打扮的感觉了,一件红羽绒服是我不变的主题。晚上回家的时候,通常感觉各个骨节都是酸疼的。每一个早晨真的不愿意起来啊。更不要说那几天因为寒冷和疲劳而感冒的苦难日子。

  高强度的体验,而且精力需要高度集中,比如听统计和测量。

  初中的时候赶上计算机语言的浪潮,前面也考过基于高数的计算机语言等级,知道自己的高数实在不怎么样,听统计就更当心。讲课的韩昭老师也真的厉害,能将这样艰深的课程讲的至少我能明白。“学文的也要有点理科的思维。”我后来一直记得韩老师这一句。

  “数学是思维的体操。”那一阵子真的觉得自己变的聪明了一些。

  统计把我累的可以,结束课的下午,我预备休息,可是梦里还在做方差分析。

  其实我很同情讲测量的迟立忠老师的,正如他自己说的:“并不是所有成人的课程都好讲。”何况他在统计把大家“折腾”的难以招架的时候登场,偏偏还要在统计的基础上讲测量!课上能不经常出现一片迷惘的神色?课下能不被大家围住问个不休?

  我想迟老师当时一定认得我,虽然不能叫出名子。因为我从不问统计的问题,甚至帮他给大家解答统计的问题。“真的感兴趣,就去考考心理学的研究生。”这是他给我的话。

  当然,也有讲的不好的老师,比如《环境心理学》的研究生,画书画的我头疼,几乎被我、我们变相赶走。

  那时候我只缺了半天课,《工程心理学》的最后半天,我必须回单位,而且太头疼了。

  苦尽甘来,收获的时候,我有四科80以上,平均80以上。

  辅导站希望我讲讲“经验”,我只说了一句,他们就放弃了这个打算,我说:“我太心疼钱了,报了一定要过,没人报帐啊。”

本文转载链接:画梦实录——我的心理学自考全历程(一)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