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一位自考生父亲的感谢信

一位自考生父亲的感谢信

2005-06-10 00:00  苏州日报·陈秀雅 【 】【我要纠错

  我是淮安市涟水县的一个农民,今年42岁,在苏州高新区安信国际公司打工。我也是贵报的一名忠实读者,今天特向贵报投稿,请编辑替我表扬好心人给我的救助。

  在刘春贤与家人最困难的时候,苏州的好心人给了他们许多物质上的帮助。而最重要的,一份份社会的关爱,为这位苏北农民精神上带来了莫大的鼓励,帮助他们全家坚定信念,共渡难关。为了心中的那份感激,也为了赚钱还债,年近50的他远离家乡,来到苏州打工。日前,在采访中,刘春贤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与家人的艰辛故事―――

  我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叫刘芹,还有两个儿子。从小,刘芹就是个懂事可人的孩子,学习成绩优异。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刘芹报考了中专而没去读普通中学。但她没有放弃上大学的理想。1999年,通过自学考试,刘芹顺利进入苏州大学艺术学院装潢设计专业读书,成为全村第一个大学生。她考上大学的那年,我从一个村办企业下岗回到家里。失去工作后,我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全家仅靠妻子摆摊做点小生意赚的钱过日子。知道家里穷,两个弟弟都还在念书,刘芹在大学里十分节约,每天只花3 到5 块钱。平时根本舍不得买衣服打扮自己,但学习成绩还是保持着优秀。

  出事的那天是1999年12月30日。刘芹班级里组织到苏州乐园写生。她坐着同学的自行车,行至高新区时不小心从车上摔了下来,造成脑外伤。经过医生诊断,刘芹颅内出血,水肿压迫着神经,生命垂危。我清楚地记得住院后的第6 天下午3 点,刘芹说要睡午觉,谁知这一睡就怎么也唤不醒。检查时刘芹已经瞳孔放大。连续三天,刘芹做了三次大手术,但术后还是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那时候,刘芹全身插着管子,只剩一口游气,我和她妈妈整日整夜不睡觉,陪在她身边,看着不见疗效,急得不行。在医院住了3 个多月后,我们把刘芹送到南京海军医学院治疗。

  在南京治疗了两个月后,刘芹终于苏醒过来了。我们全家总算舒了一口气。可是十几万的治疗费用,还像阴影般笼罩着我们家。这时,刘芹的事情被某些媒体报道后,从苏州到南京,社会上许多好心人纷纷伸出援助之手。苏州大学师生集体捐款近20000 元,苏州慈善基金会也送来了3000元救助金,相城区渭塘镇赵争红女士个人捐款3000元。这些热心人,我们全家都感激不尽。

  最令我们感动的,是苏州安信国际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胡蔡安先生。当我女儿刚出事时,胡先生偶然看到了。得知她是在校贫困大学生,摔倒后需要做脑部手术,他立即派人将一张10000 元的支票送到了医院里。刘芹在淮安做颅骨修复手术时,胡先生又给我寄来了8500元钱,再次帮我们渡过难关。

  慢慢地刘芹可以开口说话了,也能支撑着走路了。我们是多么幸运,刘芹曾是我们家的骄傲,如今社会上的好心人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也重新点燃了我们全家生活的希望!2001年5 月份,我来到苏州,我要感谢苏州的这些好心人,可我没钱买任何东西,空着两只手捧着一颗感激的心来了。当胡先生得知我还没找到工作时,他又帮我想办法。那年12月,我就正式来苏州打工了。先做了一阵时间仓库保管员,后来那公司倒闭后,胡先生把我安排在安信国际当了门卫。为了照顾我的特殊情况,单位每月发给我800 元工资,比其他保安多了200 元。

  其实,如今我在这里打工,一方面是感恩,另一方面,还要赚钱还债。至今,我们还欠苏州医院医药费8000元和南京医院5000元。今年春节时刘芹脑内积水,又动了一次手术,一下子又花了14000元。家里还有一个近70岁的老母亲,二儿子去年也考上了大学,小儿子上了高中。日子还是那么贫苦啊!我在这里打工基本上不怎么花钱,在门卫后的楼梯底下搭张小床就是窝,买了个电饭煲解决了吃饭问题。我和她妈妈现在虽然分居两地,可心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情:趁自己身体还好,多吃些苦多赚些钱,早点治好刘芹的病,让她早点完成大学学业,早日回报社会的关爱。

本文转载链接:一位自考生父亲的感谢信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