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71岁的自学考试本科生

71岁的自学考试本科生

2005-06-10 00:00  胶东在线 【 】【我要纠错

  2003年11月17日下午,记者如约来到东营市文汇小区白观荣老人家中。

  老人身体非常硬朗,也非常健谈。一见记者,老人先拿出一本红彤彤的毕业证书,记者打开一看,原来是1989年白观荣老人56岁时获得的自学考试法律专业专科毕业证。

  老人说,这个毕业证拿得可真不容易,别人都是三年就考出来了,自己却整整考了五年。问及原因,老人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解释说,当时自己经验不足,贪多,每次考试都报考好几门,结果一考试总有一两门课不及格,有时候自己报了三门课,一考试,三门课都不及格。不及格就要补考,有时候补考还不及格呢,补来补去,这毕业时间就往后拖了两年。

  记者问白观荣老人,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想到还要参加自学考试考个文凭,而且还是非常难考的法律专业?老人想了想说,当时的想法其实也挺简单,从1951年自己中专毕业到退休,工作了近40年,在工作和生活中自己常常遇到一些法律方面的问题,经常要请教别人,给工作带来很多不便。1985年,当时看到单位一帮小青年正在报名参加自学考试,心里一动,51岁的他就随着那帮小青年也给自己报了个名。“报上名了,自己就像被套上个套子,就得学啊”。老人回想说,那时候可真苦,真累。那么多专业名词以前都没听说过,也根本闹不懂,没办法只能靠自己死记硬背。你想啊,50多岁的人啊,年纪大了,脑子好忘事,好多题背了好几遍,就是记不住。那几年掉了不少头发,还落下个心慌的毛病。

  老人说,学到中间,自己也曾打过退堂鼓:都这么大岁数了,考出文凭来也没啥用,何苦去受这累。可转念又一想,当时已经考过了五六门了,就这样丢下了怪可惜的,“学了半天自己还只是个‘半成品’,那哪儿成啊”,于是就又坚持学了下去。说到这儿,老人一脸的得意:“当时我们单位有30多个人报名呢,最后坚持学下来的只剩下四个人,那三个人还都是小青年呢,就我一个老头儿。”

  记者问,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参加自学考试,老伴和孩子们支持吗?老人说,刚开始他们也都不太支持,说都这么大岁数了,考出个文凭又没啥用,何苦受这累!可看我态度这么坚决,慢慢地他们也就依了我。

  1989年12月14日,白观荣领到了自学考试法律专业专科毕业证书,那一年他56岁。

  义务法律宣传员

  1990年,白观荣退居二线了。

  退居二线后白观荣并没有闲着,很快他就又有一个新职业,因为懂法律,又有文凭,白观荣被梁山县司法局聘请到律师事务所当起了律师,帮人打起了官司。记者问白老,帮人家打了那么多场官司,输的多还是赢的多?老人笑着纠正道:“你不能这么问。有些官司本身就欠理,怎么能赢呢?当律师就是要据理力争,帮助自己的当事人把损失降低到最低。”

  工作之余老人还是个热心的“法律顾问”,单位的同事、周围的邻居遇到难题,都爱向老人请教,老人也总是热心地一一作答。老人得意地说:“我还给那些年轻的自考生上过辅导课呢。”

  1996年,白观荣跟老伴从老家梁山搬到了东营市,跟孩子们住到一起。来到东营后,老人居住的西城胜东居委会了解到老人的专长,又把老人请出山。于是白老又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当起了胜东居委会的义务法律宣传员,帮助居委会出了40多期的法律宣传黑板报,还协助派出所的民警维护小区的治安。

  67岁开始读本科

  2000年初,闲下来没几天白观荣老人又打听到一个好消息,法律专业的自考生还可以专科升本科,已经67岁的白观荣立刻到自考办给自己报上了名,并给自己定了个新目标:争取用三年的时间再考个法律专业的本科文凭。

  老人说,自己不会下棋也不打扑克,又好静,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虽说是岁数大了点儿,可身体特别好,很少得个啥病的。老人比划着说,自己还有个轻易不示人的绝活:倒立行走。说着老人给记者做了个示范,只见老人双手撑在地上,轻灵地倒立起来,以手当脚,向前“走”了足足有十几米,惊得记者半天合不上嘴!

  从那时起,白观荣又捧起了新课本,并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每天跟个小学生似的,早出晚归,学个不停。老人还发明了一个既特别又有效的“野外学习法”:背起书包、马扎,把课堂搬到了野外。夏天找个阴凉的地方,冬天找个向阳背风地儿,既僻静空气又好,学累了就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脚,拿个大顶,倒立行走上一段,这样既锻炼了身体,学习效率还特别高。“野外学习法”好是好,可遇到刮风下雨,这种学习法就不好使了。老人一琢磨,又把楼下的地下室利用上了,把地下室改造成了一个专用书房。记者随老人走进地下室,房间不大,老人把能用的空间都利用上了。最显眼的是墙边立着的一个老大的书橱,书橱上摆满了书,大部分都是老人这几年用过的学习资料,每本书老人都仔仔细细地包上了封皮。书橱旁是一个老式的写字台,写字台上放着老人的新课本。剩下不大的空间老人放了一张床。白观荣说,这几天天气不太好,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间书房里,学习累了就在床上躺一躺,歇一歇。

  毕竟岁月不饶人,老人说,岁数大了,记忆力明显不如从前了,有时候刚看完书,转眼就忘得差不多了,“于是我就又用上老办法,多记笔记,‘好记性不如个烂笔头’,看一遍书记不住,我就再看笔记,多看几遍不就记住了!”说到这儿,老人从屋里搬出了自己的学习笔记,厚厚的一大摞,有一尺多高。用的纸都是外孙用过的作业本,背面是老人记下的密密麻麻的读书笔记。每一本老人都用线仔仔细细地装订过,老人说,这样的笔记本还有很多。

  2000年10月,67岁的白观荣又一次走进了考场。这次老人吸取了前几年的教训,只报考了一门:《外国宪法》。过了没多久,成绩下来了,打开成绩单一看,呀,通过了!“手里拿着成绩单,就跟得了一张奖状似的,可高兴哩!”

  第一门考试顺利通过,老人信心大增,学得也更起劲了。老人说,有了以前的底子,再加上干过五六年的律师,现在学起来比过去可轻松多了。已经考试过的11门课自己通过了10门,只有《国际经济法概论》这一门不及格。老人给记者看了看成绩单,《毛泽东思想概论》67分,《知识产权法》67分,《合同法》63分,其它各科考试成绩也多在六七十分,《法律文书与写作》成绩最好,得了80分。说到这儿,白老自豪地说:“全班那么多人,我年纪最长,可就数我的学习成绩最好,我的通过率最高,没人能比得上我!”

  上个月老人刚考完《公司法》和《环境与资源保护法》,成绩还没出来。老人说《公司法》比较有把握,《环境与资源保护法》发挥得不太理想,但及格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明年元月10日,71岁的白观荣老人又要上考场了。老人说,剩下的三门课《金融法》、《国际经济法概论》和《劳动法》,自己再努力一把,争取一次过关,早日拿到本科毕业证。课程还没考完,白老已经开始准备毕业论文了,听记者说毕业论文还要答辩,老人有些紧张,“那可得好好准备准备,答辩通不过可就丢人哩。”

  记者问,本科毕业了,还想再考吗?老人说:“考,选个自己喜欢的专业,继续考!”

本文转载链接:71岁的自学考试本科生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