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北京 > 考务考籍 > 永远开放的大学 北京自考25年

永远开放的大学 北京自考25年

2005-11-06 00:00  北京考试报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25年前的1980年10月29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决定建立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25年后的2005年10月30日,随着收卷铃声响起,已经有570万人次的考生参加了北京自考
 上世纪80年代的自考生在中南海怀仁堂参加毕业典礼
 昔日现场报名人潮涌动
 今天网上报名轻点鼠标
    北京自学考试已走过25年历程,25年前的10月29日,北京市建立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首开中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先河。25年来,来自天南海北的自考生来到北京学知识、长本领,迄今共有570万人次参加自学考试,走进了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
   
    570万人次参加北京自考
    
    25年前的1980年10月29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决定建立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25年后的2005年10月30日,随着收卷铃声响起,已经有570万人次的考生参加了北京自考。
    
    570万人次中,走出了北京市十大杰出人才李福成,走出了北京市最年轻的特级教师张思明,走出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中华世纪坛管理中心副主任刘建业。
    
    自考生中与他们一样做出突出贡献的还有很多。更多的自考生在自己岗位上默默奉献。北京市自考从1984年首批毕业892名考生,到今年11月,已经有17万多考生毕业。从1998年起,每年毕业生人数超过万人。
    
    25年来,自考从一棵新苗成长为参天大树,以其独具特色的教育形式和特色,吸引了越来越多考生报考。1981年自考首次报考,2686名考生报考了11121科次。25年后的今年10月考试,近20万考生报考了60万科次。
    
    25年来,自考专业数量越来越大,覆盖面越来越广。1981年时自考开考专业仅有2个,2004年就已经增长到116个。这些专业由近20所主考校负责,集中展现了北京高校中最优秀的教育资源。
    
    25年来,北京自考经历了数次转型,解决了不同时期社会对高等教育的不同需求。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百业待兴,国家急需人才,因为“文革”被耽误的考生和返城知青渴望接受高等教育,自考建立正逢其时,发展最快的一年报考科次增幅695%.上世纪90年代后,高考落榜生替代“老三届”,成为渴望接受高等教育的新生代。自考很快适应了这种需求,从1991年开始,自考报考规模超过 20万科次,并在2002年达到140万的最高峰。
    
    与时俱进,不断创新,进入新世纪后,历史赋予北京自考新的任务:在构建和谐社会、实现学习型城市中做出贡献。自考生中具有专科学历的人越来越多,掌握新知识,扩大知识面,提高个人能力,成为他们参加自考的目的,在2005年10月考试新生中这样的考生已占40%.行业委托考试,订单式培养成为自考专业设置的重要方向,使自考成为行业用得上、业务强、留得住的人才,受到北京各行业的欢迎。
    
    25年斗转星移,只是历史一瞬,但北京自考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全世界独有的一种教育制度,为自考生提供了实现梦想的舞台,让他们学到了终身学习的本领、坚忍不拔的品格、自强不息的精神。
    
    当你高考落榜,当你残疾无助,当你一失足成千古恨,当你因种种原因错过了高考的机会,而你的大学梦、求知欲、成才志仍没有泯灭;当所有学校的大门向你关闭时,有一所学校的大门始终向你敞开着,这就是高等教育自学考试。
    
    没有任何一所大学比这所大学学生人数多。本市从1981年2686人首批报考,25度春夏秋冬,截至今年下半年,已有570万人次参加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173269人取得本专科学历。从1998年起,每年有一万多人通过自学考试取得毕业证书。
    
    没有一所大学比这所大学学生的年龄跨度大。最小的9岁,最大的74岁。也没有一所大学比这所大学学时长。边工作边学习的考生,几乎将8小时以外的时间都用来学习,有的历经十余年才拿下专科和本科毕业证书。
    
    不可能人人都上大学,但自学考试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却为每一个想求知、深造、成才的人提供了机会。
    
    1977年,间断十年的高考制度恢复了,少数天之骄子通过了高考独木桥,步入高等学府的殿堂。而大量上山下乡的返城知青和城市在职职工却难以圆梦。
   
    1980年10月29日,北京市人民政府作出了《关于建立高等教育自学考核制度的决定》,同年11月22日正式成立“北京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由副市长白介夫首任考试委员会主任。
    
    1981年6月7日,中国考试制度改革掀开了震惊世界的一页,人类历史上覆盖面最大的一种高等教育形式诞生了。北京首开哲学课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有2686人走进了考场。从这一天起,工人、农民、士兵、残疾人、外来打工者——360行的好学者争叩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大门。
    
    1983年底,北京首批中文和英语专业的133人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专科毕业证书。1985年7月,首批中文专业14人取得了自学考试本科毕业证书。
    
    上世纪80年代,考生年龄多在25岁到35岁之间。上世纪90年代,考生年龄呈两头发展趋势,一头是向低龄化发展,25岁以下的考生占总数的70%,一头是向高龄化延伸,四五十岁以上的考生在增加。进入21世纪,终身教育成为时代的呼唤,自学考试又成为北京终身教育、学习化社会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专科学历的考生越来越多,2005年的新生中已超过40%,其中不乏已戴过学士帽、硕士帽甚至博士帽的莘莘学子。清华大学一博士又取得了自考三个专业的文凭。
    
    从开考专业看,1982年仅为2个,到2004年已达116个专业,基本形成了学科门类齐全的专业体系,为考生开辟了广阔的求学之路。
    
    选择了自学考试,就意味着选择了千锤百炼,没有百折不挠的精神,很难走完自考之路。
   
    在京城,每年有数百名残疾人踏上艰难的自学之路。有一位自幼患小儿麻痹的残疾考生,努力6年终于大专毕业。他说,我每天架双拐从新街口倒两次车到人民大学上课,这些年一次课也没缺过,我是摸爬滚打上大学的。一天晚上10点多钟下课时正赶上大雪,等车的人特多,好不容易来了一辆,所有的人疯了一样往上拥,我架着拐挤不上去却被挤到了路边的排水沟里。车开走了,寒风中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使劲向上爬,可每次中途就又滑到沟底,手脚冻僵了,浑身生疼,心更冷。坐在沟底的雪地上我放声大哭,哭声在呼啸的风雪中是那样无力。我下狠心不再学了,我命太苦了。可是第二天我又挤上了公共汽车……
    
    在京城,还有很多来京务工人员,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自学不辍。山西考生曹清,高考第三次落榜后,从晋南农村来到北京。国家图书馆,北大丰富多彩的讲座,人民大学的英语角,成了他的自学课堂。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腊月底,我冒着严寒拿到毕业证,走到无人的地方,笑了,但泪水却簌簌落了下来。”周彬高中毕业后从河南山区来到北京,先在大兴帮一个个体户种蘑菇,1995年来北师大自考辅导学校学习。每个星期六从大兴赶来听课,在火车站候车大厅住一宿,星期天听完课再回大兴。看到这孩子朴实能吃苦,老师们就把他留下来作临时工,帮他联系住宿,免费上课。周彬就这样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三年拿下了中文专业本科文凭。
    
    选择了自学考试,就意味着选择了实现人生之梦的路径。那种壮丽的理想境界,促使自考生不断奋发向上。张兆月,一名职校生。考试中流着泪写道:“曾经的大学梦高考梦,始终缠绕着我,让我无法释怀。自考在我灰色的生活中著上了点点亮色,而自考的感受只有自己真正了解!如今我已过了7门,从没因为惰性或主观原因落过一次课,回想起来,自己至今还没有休过大礼拜,上课是匆忙紧张的,是不轻松的。自考是需要自觉性的,你上课可以不去,回家可以不学,不会有老师找你谈话,没有人给你什么压力,结果无非是考不过。”
    
    赵定军,曾经以《妈妈的心有多高》一书轰动文坛。她的人生之梦是当记者、编辑,但因两岁患小儿麻痹,许多求学机会无法抓住。但她最终选择了自考,用7年时间拿到了自考中文专业文凭,现在是某杂志社的记者、编辑。她说:“在所有学校的门对我关闭时,惟有自学考试向我展开了双臂,使我实现了梦想,我感谢自学考试,不会忘记我是一个自考生,永远为我是自考生而自豪。”
    
    “的哥”徐京的人生梦是当律师。他每天早出晚归,满世界地转悠,一跑就是十多个小时,收车往往已是晚上八九点钟,填饱肚子就翻开砖头似的课本,有时看着看着就坐着睡着了。他说,“自考真难啊!要不是只剩下最后两门课,早就不考了。考试前,我狠了狠心,关在屋里闷头看书,整5天门都没出。车就放着,每天干赔200元份儿钱。要是过不了,真不想再考了。不怕你笑话,我这是第三回考《经济法与国际经济法》了,六七百页的书,生生让我给背下了,书整个烂成3截,就靠线穿着。”
    
    选择了自学考试,就意味着选择了生命不息,学习不止。协和医院一位20多岁的护士不幸得了癌症,那时她已通过护理专业全部笔试课程,只差一门实验课没有来得及做。临终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毕业,看一看,摸一摸向往已久、奋斗已久的毕业证书。市自考委满足了她的心愿,小护士捧着毕业证书微笑着离开了人世。
    
    袁时光,一个英雄的名字,从1994年4月到2000年4月,从通过第一门课程“正常人体解剖学”到今年通过“方剂学”,青春中最美好的日子与自考作伴。要不是工作忙,也许他早已经通过了最后一门课程“西医内科学基础”。烈士生前与未婚妻同学自考,相约毕业后完婚,婚期为之一拖再拖。时光考完了最后的课程,可惜没来得及看一眼毕业证书。如今,自考办和中医药大学送去的毕业证书,长久地陪伴在烈士遗像前。
    
    选择了自考,也是选择了新的人生起点。自1986年下半年开始,北京市监狱、清河监管分局、第二监狱、延庆监狱、良乡监狱等开设了特殊考场,服刑人员积极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一些少年犯也走进了自考队列,一些服刑人员是在监狱取得初中、高中、大专甚至本科学历的。参加自考的服刑人员,因触犯法律锒铛入狱,因而有一半人选择了法律专业,开始知罪遵法,走向新生。
    
    自学考试,是一条艰辛和幸福交织的路。自考生们说,也许文凭是最初的目的,然而,一路走来,目的已不重要,勤奋学习收获的是信心,是快乐,更是一个坚强的自己,是永不言败、永不放弃的精神。而这种精神成为造就人才的沃土。苦尽甜来的毕业生,成为闪耀京城灿烂天空的人才之星。
    
    李福成,取得自考大专学历后,走马上任燕京啤酒第二任厂长。他凭借在自学过程中养成的韧劲儿,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带成了中国最大啤酒企业集团之一。燕京啤酒多年名列国内同业产销量榜首,是跻身世界啤酒企业前15名的知名企业。李福成是在文革中上的中学,十年动乱使他失去了进大学的机会,他说:“是自考给了我一次补课的机会,为我指引了一条迈向成功之路。”
    
    李伟宏,全国第一个参加自学考试的盲人,曾任中国盲文出版社副社长。李伟宏记忆中最痛苦的是渐渐失明的三年,他逐渐远离了五光十色的世界,但却寻找到了一条光明之路——参加自学考试。他请人朗诵教材,录到磁带上,由此有了第一本教材,开始了艰苦的自学,担任副社长后,他迅速组织力量,出版多本自考盲文教材,为那些没有机会深造的盲人接受高等教育提供了食粮。
   
    北京市最年轻的特级教师张思明,是本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第一批133名本科毕业生之一。他1981年参加自学考试,1985年取得数学专业本科毕业证书和学士学位。并作为自学考试的优秀毕业生代表,在中南海怀仁堂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接见和鼓励。今年教师节,张思明作为北京市惟一的教师代表,上了中央电视台教师节特别节目《奠基中国》。张思明对学生说:“我只是一个智力平庸的人,自学考试中多次没通过就是证明。而最后能取得自学考试成功,是我背后付出的大量心血。我没有因为自考请过一天假,5年里所有星期天和寒暑假的每一天,我都有一半时间是在图书馆或考场上度过的。一开始,我自学的动力是希望得到社会承认,但自学和教学的实践使我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终身学习是一个人,特别是教师成长发展的必经之路。它没有结束,只有不断的开始。”
    
    刘建业是中国第一代自考生,成了优秀自考生的代表。他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设计组组长,主设计者之一,荣立一等功。他是中华世纪坛工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让世纪坛这一建筑成了国家标志,他与他的同事们,一道努力奋斗,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
    1980年,刘建业到市文物局任工程师。工作中他发现,只有建筑专业的学历是不够的,知识面必须扩充,必须对中国文字、古文字有一定了解,不然没办法更好地工作。那时候工作忙,到学校系统学习是奢望。
    
    自考制度的创立,让他找到了一条学习的好途径。但自考的艰难,他始料未及。他学的是中文专业,那时候一共是11门课。政治、逻辑、古代汉语、现代汉语、中国语文、古代文学史等,对他来说,最难学是现代汉语,因为有拼音字母,他没学过,感到比英语还难。
    
    自考非常严格,比大学考试还难。他记得,有一次古代文学考题是默写苏轼的词“密州出猎”下半阕,全写对了只得两分,错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不仅不能得分,还要倒扣两分。
    
    他用勤克难。自考三年,每天八小时外,他坚持学习四个小时。从晚上8时到12时,雷打不动。这个习惯成了他终身学习的习惯。如果哪天没学够4小时,躺在床上也睡不着。每逢节假日,他更是自觉延长学习时间。每天看什么书,该看多少,他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他的学习习惯、学习规律和学习能力就是这样炼成的。
    
    自考激发了求知欲,不用扬鞭自奋蹄。他骑着自行车,穿越大半个北京城,到当时的北京图书馆去看书。常常是8点开门,他7点多就到了。早上去,带两块火烧,中午在厕所接一碗水,干火烧就自来水,凑合一顿午饭。好几次学到闭馆出来时,才发现外面下了一场雨或一场雪。一整天趴在书上,有时候累得过劲儿了,眼睛发花,感觉天旋地转,书上密密麻麻的字也变成了沙子,使劲往脸上扑。
    
    1985年,刘建业通过自学高考取得了中文大学专科学历。此后,他仍然锲而不舍地在自学的领域里耕耘。他体会到,自学高考的优越性,不单纯在于这个制度培养和发现了一大批自学成才的毕业生,更重要的是,它能够赋予人们一种坚忍不拔、孜孜不倦、持之以恒的求学精神。这是终身享用不尽的财富!
   
    刘建业说,他真的是感谢自考,不仅锻炼了意志,而且激发了求知欲,天天想知道新东西,不但想知其然,还想知其所以然。这种不间断的终身学习,让他在许多领域都有建树,也为他后来建立中华民族大业奠定了基础。
    
    现为赛特集团常务副总裁的王辛民参加自学考试创造了四个第一:北京市自学考试第一批考生,第一批专科毕业生,第一批本科毕业生,第一批文学学士学位获得者。他说:“我特别感谢自学考试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圆了我的大学梦……”自学考试也成为他迈向赛特成功的基石。
    
    新的时期,一则消息广为关注:北大肄业生可转为自考生继续学业,这意味着奏响了中国自考序曲的北京正在架设自学考试与普通高等教育衔接与沟通的飞虹,将自考大路铺向天际……

本文转载链接:永远开放的大学 北京自考25年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